【生化?;幕盡浚?1)作者:monica98   其它小說 
字數:14713


  昏暗的大樓里閃爍著忽明忽暗的光芒,詭異的血色氣息彌漫在這空洞的樓道 內。遠處的黑暗更像是一張貪婪的大嘴,急切的要將一切生命吞噬。

   吉兒緊了緊腰間的彈夾,右手牢牢握住一把點47手槍,手槍威力不大,卻是 在目前形勢下她最可靠的倚仗。自從踏進浣熊市以來,這幾天的經歷已經完全顛 覆了以往她對這個世界的認知。因為病毒樣本的擴散,大批的生物發生了異變不 知疼痛噬血如命行動僵化思維停滯。這個市的不少居民也不免受到波及,受感染 的人目光呆滯行動遲緩身體各處出現潰爛整個人就像是從地獄里爬出來一般。就 在昨天

   吉爾親眼看到一個受感染的孩子撲向了他的母親瘋狂嘶咬她的頸部婦人無助 又痛苦的喊叫聲又引來了其它受感染的人群似乎鮮血刺激了這些家伙的潛意識, 它們一涌而上瞬間將那位年輕的母親淹沒。

   這樣的慘劇在這個城市呈擴散的趨勢此起彼伏的不幸接連發生僅存的人群開 始集結向并教堂靠攏。

   他們依賴收集到的武器并利用地形優勢使局勢暫時變得可控幸存者相互扶持 協作人類不屈的意志和頑強斗爭的精神在災難面前淋漓盡致的體現出來。但是所 有人都知道如果外部援助和軍隊再不趕來支援這種微弱的平衡很快就會被打破。
   吉兒是名STARS 現役隊員,他們是奉命前來調查整個事件源由的,只是因為
 種種情況或者說不幸,現在吉爾只能暫時獨自面對這個城市。她是名軍人,有著 良好的職業素養,長期的訓練加上執拗的個性讓她在沒找到答案前是不會退縮的?!『慰瞿切┭庀碌惱接巖膊輝市硭慫?。她在潛伏偵察和絕境生存領域的能力遠 超常人。但即使是她,在面對那些異境時,都顯得如此的束手無策。剛才為了收 集源病毒體,她在一個狹小的道口被三只變異狗伏擊了要不是良好的體能和素質 讓幸運之神再次眷顧了她后果真得不堪設想。此時冷汗止不住地從額頭滲出飽滿 的胸口起伏不定,似乎要吸進更多的空氣才能將慌亂和恐懼平復斜靠在這昏暗卻 能提供暫時安全的屋子里吉爾盡可能的去松馳她那緊繃的身心。誰都有害怕的時 候只是少部分人更懂得如何控制自己,吉爾顯然深諳其道。在稍做休整后這個孤 單的身影再次向黑暗的過道摸索而去。

   要找病源體就要找到病毒加工的源頭它一定位于這座城市不為人知的某處?!∫殘砬∏∈且桓銎椒駁腦僬2還慕紙潛閌悄巧韌ㄏ虻賾拇竺?。

   吉爾謹慎的邁著小步貓腰來到一堵墻后多年的訓練讓她第一時間感覺到了一 絲不安。前面的街角似乎有什么東西她小心的隔著墻向那邊張望著。耳旁突然傳 來乒的一聲巨響那是散彈槍的聲音這種武器在近距離的殺傷力誤庸置疑。猛然間 一個人影帶著一抹紅色被拋了出來是的被拋了出來畫著弧線撞在了路邊的一堆竹 簍里。如果不是有所緩沖這一下就會損了命。倒在地上的是個男人他掙扎著試圖 站起而另一個步步逼近的身影讓躲在暗處的吉爾驚呆了。天呢……那是什么東西 渾身慘白的皮膚泛著絲

   絲青色紅色的肌肉纖維和血管猙獰的混在了一塊健碩的四肢匍匐在地上尖銳 的爪子似乎瞬間就能將人撕成兩半;在它蜥蜴般的腦袋上有三個鵝卵石般的突起 是三只眼睛讓人惡心膽寒的眼睛。吉爾的頭腦有點發懵,造物主怎么會諦造出這 么一個可怕的生物。

   怪物的右肩上有一片爆炸性傷口白色紅色的液體翻滾著混成一片滴答的體液 冒出綹綹青絲那一定是散彈槍留下的的痕跡。怪物顯然憤怒了它氣急敗壞地用三 只白眼死死的鎖定在男人身上下喉結發出地獄般的咆哮聲身體同時開始收縮像弓 一般只待給男人致命一擊。男人胸口上的鮮血夾雜著上衣染成一片五官因痛苦扭 擰在一起。他顧不得傷痛,努力調轉槍頭他要瞄準。此刻,右手的散彈槍是他最 后的希望與抗爭……

  怪物龐大迅猛的身型像支箭魚貫而出。它要撕碎男人的身體用它那狹長尖銳 的爪子從男人的身體里掏出那甘美的血和肉。剎那間右側的一顆點47毫米子彈帶 著勁風呼嘯著卷了過來吉爾恰到好處的精準的擊中了怪物頭部與此同時男人的散 彈槍暴發了。

   怪物健碩的身型瞬間倒了下來四肢不甘的抽搐著像似在表達被人偷襲后的不 滿。

   啊,好在出手及時。吉爾快步來到男人身旁但見他胸前碗大的洞口,眉毛不 自覺得擰在了一起。也許終究還是晚了一步,吉爾內心泛起一股無力感在這個城 市的所見所聞都是生命的渺小和脆弱,自己能做的事情太少了。

   男人吱唔著想對吉爾說些什么但掙扎了兩下卻把右手指向前面不遠處的一扇 卷門。吉爾抬眼看去那是一道平民超市的入庫后門斑駁又整潔無聲無息地和周圍 寂靜的環境融合在一起 .男人的左手顫顫巍巍的從褲袋里掏出了什么眼里含著?!⊥?。吉爾趕忙上前捧住他的手那是把鑰匙,再看男人他的眼神開始渙散了這個世 界的顏色在他眼中逐漸平靜的暗淡下去。

   生命有時候就是這樣拼盡一切只為用鮮血和希望去尋找另一扇門。吉爾背起 男人留下的散彈槍來到了那扇斑駁的門前……

  這里乍一看和一般的超市庫存區沒什么不同只是陳設的貨物似乎有些年月以 至于空氣中隱隱地有股腐朽的味道。微涼的輕風夾著濕氣拂過吉爾的臉旁吉爾馬 上意識到這股氣流是來自地下室的某處。她有有種感覺亦或許是種職業稟賦,吉 爾覺得應該找到這股風向的源頭也許里面隱藏了什么也許那里和心中的問號的確 有某種聯系。她義無反顧地摸了進去。

   昏暗的過道陰郁的墻拾階而下濕氣愈來愈重只有自己的腳步聲敲打著靜寂的 四周。

   轉過彎眼前豁然開朗是一個開敞式的大庭從遠處望去有很多大型的玻璃容器 里面似乎承載著什么吉爾在這個位置看不太清?;當鄞由戲叫茍鋁幼乓弧「鲇忠桓齙娜萜?,這里除了幾盞照明燈沒有其它光源機器沒有能源供給指示燈黯 淡無光這個車間也許停置了很長一段時間,吉爾這樣想著。

   她繼續往里深入四面懸垂的機械臂和墨綠的容器瓶像是一尊尊陰冷的雕像包 圍著她擠壓她整個空間帶著壓抑讓她的心頭泛冷。這些鬼瓶子里裝得是什么么吉 爾忿忿地想著。若大的容器大小剛好裝下一個人。裝下一個人?吉爾心中的寒氣 不禁被自己的設想放大了。她踮起腳尖伸長手臂努力把容器上的污跡拭去。容器 表面漸漸泛起白光里面墨綠的溶液透過器壁映射出吉爾那張俏麗堅毅的臉。仔細 觀察吉爾發現器瓶內有三個白色的圓點它們就像是天然鵝卵石透著讓人琢磨不定 的神采。只一瞬間那三個白圓似乎聚焦在一起只對著吉爾的臉老有興志地注視著 她。它是活的?吉爾驚懼著后退了一步,不白點并沒有動,是錯覺,但是心中的 不安感為何越來越強烈?與此同時,器皿的表面猛然掠過一片黑影吉爾敏銳地捕 捉到了電光石火的瞬間下意識的做了個側向翻滾?;┑囊簧?,器皿被強大的沖擊 力削去了一半里面的溶液濺了吉爾一身。此時此刻已經顧不得容器里有什么了吉 爾本能做出最大程度的連續翻滾動作同時抄下掛在背上的散彈槍朝著身后寵大的 背影就是一槍。嗚嗚的低鳴聲傳了過來傷痛阻擋了黑影的身形同時給了吉爾喘息 的時機,騰挪起身一氣呵成吉爾頭也不回的向遠處的過道跑去。

   ……

  應該和襲擊男人的怪物是同一種類為什么這里全是這種讓人惡心的東西那些 容器內裝的都是這種東西嗎?下一步應該怎么辦?地下容器庫還有什么秘密?但 是,輕易是去不得了?;褂姓飧盟賴娜芤核衷誆鷗芯醯秸饣迥宓囊禾灞淶摹「階旁謁鈉し羯賢缸乓還煞曳薊褂兄殖比雀???啥?!吉爾此時的大腦很亂她需 要一個暫時安全的地方讓自己平靜下來理清思緒。

   在靠近出口的地方吉爾順著貨架爬進了一個通風口這里居高臨下視角大也不 易被發覺,這讓吉爾有了短期的安全保障。也許是劇烈跑動的因素又或許是天氣 悶熱的原因呆在通風管里的吉爾渾身都有種燥熱感。這股火熱順著脖頸間的汗腺 一直延伸到全身,原本豐滿挺碩的胸部變得更加怒突白皙的乳肉將上身的藍色束 衣撐成兩個椰子般的弧度并隨著呼吸上下顫動 .兩顆乳頭傲慢的凸起著,猶如兩 顆飽滿的豆子讓人憐愛。吉爾蜷起身體左手忍不住的按住下身因為下體的灼燒感 更為強烈帶著酥麻讓吉爾本能的感到某種期待和騷動?;朐卜拭賴耐尾克孀派硤濉〉吶ざ弒下緞蕹そ羰檔乃冉恢諞黃鴟路鷚硤逯械目釋布涫頭懦隼?。
   我這是怎么了怎么會在這種地方做出如此舉動吉爾的大腦里還殘留著一絲清 明難道是那液體?見鬼我……我必須馬上離開這里。優秀軍人的素質和身體潛能 讓她恢復了一定的理智,她繼續順著通風口匍匐前進 .沒多久,吉爾似乎已將剛 才的騷動和躁熱丟在了一旁。只是吉爾還不知道她身體所出現的某些變化已經開 始逐步超出了她的預期。

   是的在那一刻吉爾的身體開始散發出某種若有若無的芬芳隨著剛才身體的躁 動這股香味變得更加濃郁。只是作為香源的主體吉爾本身根本意識不到。這種芬 芳就像某種強烈的暗示和引導黑暗中的某些東西開始逐漸向這邊涌了過來。
   不遠的前方出現一道強烈的亮光在已適應昏暗的吉爾眼里那是明確的出口信 號。心中蕩起些許喜悅的同時吉爾加快了匍匐前進的節奏而且不知從什么時候開 始她覺得自己的氣力似乎變得源源不斷。

   啊光明當夕陽的柔光溫暖的傾瀉在吉爾的臉頰上,安詳和喜悅洋溢在她的嘴 角上。她立馬打開通風口支起身探出半個身子試圖從里面爬出來。然而驚懼就在 此刻發生了,有一股力量緊緊吸住了吉爾的雙腿把她一點點往里拉。寒意瞬間遍 布了吉爾的身體她本能的雙手支撐著通風口努力要將自己從這股力量中解放出來?!≌饈且桓魷嗟鞭限蔚氖笨?,吉爾做不了任何有效的反擊性動作好在對方的力量似 乎與此時的吉爾不相上下讓吉爾的身體始終有一半露在外面。

   那又是什么東西吉爾看不到從觸覺上傳導的信息來看那更像是某種黏液。她 雙腿使勁的蹬踢都沒有打在實體上,感覺下身像似在膠水中游泳。對在膠水中游 泳……

  那黏液似乎相當不滿足目前的戰果沿著吉爾的小腿逐漸攀上了大腿。吉爾感 到形勢更加嚴峻奮力扭動腰肢力圖去打破現有的被動局面。突然一陣酥麻的灼熱 快感從下陰處直沖腦門像高壓電流般刺激著吉爾的腦神經。那是黏液從體腔內伸 出某種類似吸盤的觸手居然精準牢固地吸在了吉爾的陰部上。噢上帝它在干嘛?!〖畹憔頭醬绱舐宜а廊淌蘢徘瘟潮锏猛ê?。胸前兩座怒突的美峰因劇烈的 呼吸上下起伏著。從外側看一個發鬢繚亂的美女正半趴在通風口上面無助的扭動 上身臉上表情怪異又滿足也不知道是痛苦還是亢奮。

   吉爾感覺她的下陰部位像被一把平頭圓角梳死死按住并來回撕扯。那東西隔 著褲子每動一次,她的大小陰唇和陰蒂都會隨之上下翻滾。更要命的那玩意現在 正吸住自己的底褲拼命向下拉扯,一時間褲子的膨脹力再也無法抵御觸手的拉力 頓時被拉出一個大洞?!柑炷夭灰辜攀Т氳暮傲似鵠?。一觸到吉爾真實 的肌膚觸手動作顯然急切起來。從吸盤的口器中突兀地又伸出一根柔滑又不失硬 度的副肢毫不猶豫的進入了吉爾的體內。不……哀鳴從吉爾的心底升騰起來她萬 萬沒想到有一天會被一只不知名的甚至連樣子都不知道的怪物侵犯。

   內心的刺痛讓吉爾的抵抗力量瞬間減弱身體頓時被黏性的力量吸了進去。就 當她萬念俱灰以為自己整個身心都要被吞噬時,一股更強大的力量突然拉扯著她 的上衣和手臂又把她的上半身拽了出來。吉爾一時有點茫然不知所措本能的抬起 臉頰想看看危難關頭是誰拉了她一把。迎面而來的卻是股撲鼻的惡臭

   隨即映入眼簾的是張腐朽破敗的臉一只空洞黑色的眼眶了無生氣另一只丑陋 白色的眼球正貪婪的注視著自己。

   上帝,如果這個世界上有地獄吉爾相信此時她就在地獄的第十九層。

   喪尸強有力的拉扯讓吉爾的上衣豁開一道大口豐腴白皙的乳肉再也裹藏不住 大半個脫跳出來。潔白挺拔的山峰隨著慣性前后激蕩顫顫悠悠的泛起陣陣乳浪?!≡繅淹黃鸕娜橥吩諳ρ艫惱丈湎孿窨歐凵L疑⒎⒆龐杖說鈉?。喪尸哪里還把 持得住。它張開潰爛的大嘴呼得一口就把櫻桃和白嫩全含了進去。甜膩的乳香夾 雜著吉爾身上特有的芬芳立馬占據了喪尸殘存的神經系統。它非常享受這股甜膩 和柔嫩更加貪婪的攫取忙不迭的在吉爾胸前兩處桃峰上肆意啃食。兩只手同時環 住吉爾的背部上下擾抓著恨不得要把吉爾撕碎。

   另一邊的黏液觸手依舊埋頭苦干假肢緊伏在吉爾陰唇上來回磨吸,吸嘴上的 副肢雖然不粗長但是進出的頻率相當快急切的攪動使得吉爾的陰道猶如澤國一片 汪洋。現在吉爾的身體遭受里外夾擊上下失守。一時間,那股熟悉的灼熱感充斥 著她每一寸肌體酥麻的快感跳躍擁抱著她。柔美的身體小幅抽搐著現出淡淡的朝 紅。啊誰來救救我吉爾無力的呻吟著,晶瑩的汗水大量滲出,這帶有濃郁芬芳的 汗水是最好的催情劑,讓怪物的感觀愈加亢奮。吉爾的抵抗意識早已渙散任憑兩 只丑陋的怪物在她身體上縱情馳騁。一時間下面的啪啪聲,胸口滋滋的吮吸聲此 起彼伏。

   沒多久吉爾的上衣幾乎被喪尸揉碎白皙的皮膚泛起若干條青紅的抓痕。喪尸 可不懂什么憐香惜玉。

   它不停的吸吮抓糅著吉爾白嫩的山峰乳房激蕩的柔美和甘甜讓它瘋狂雙手胡 亂的在這具美艷的身體上摸索著昂揚的陰莖像個斗士在吉爾的上身左突右撞,它 的下身急切的想找到突破口卻總是找不到頭緒。喪尸體內更多的欲望讓它變得煩 躁,它猛的抱緊吉爾向外拉扯。吉爾嘴里的呻吟聲瞬時轉變成痛苦的嘶叫因為兩 方受力吉爾感覺自己的腰椎要斷了一般。喪尸的力量如此猛烈,一下子就把吉爾 連同怪異的黏液一同帶了出來。就看見吉爾的下身被一種藍色的液狀物質包裹著 形如小山丘般的身體上搖晃著幾條布滿吸盤的觸手猙獰可怖。有意思的是觸手裸 露在陽光下的吸盤開始冒出青色絲煙這種強烈的灼燒感讓它放下了吉爾,并把探 出的半個多身體迅速縮回了通風管轉眼間便沒了蹤跡。

   喪尸此時的心情看上去特好它咧著嘴露出貪婪的笑,沒有什么比獨享眼前這 具美肉更讓它興奮的了。它粗暴的把吉爾翻了個身讓她的屁股正向自己。那肥美 圓潤的臀部立刻勾勒出一個完美的桃形吉爾結實修長的雙腿無助的敞開著褲底沒 有了寸縷最隱秘的部位毫無保留的裸露在外。這樣赤裸的誘惑讓喪尸不能自已, 一雙手抓住兩片富有彈性的臀肉,對準那茂密的桃源處就是狠狠一擊?!赴?,不 要」吉爾忍不住叫喊著,本能的扭動著豐滿的臀部想要從喪尸的的魔爪下掙脫出 來。豐盈多肉的臀部溫熱又富有彈性,這樣的扭動摩擦,激起了喪尸更多的快感?!∷プ〖難?,讓她能夠掙扎又不至于完全掙脫,盡情享受著這香溢滿懷的扭 動。吉爾的陰道狹窄緊實雖然在通風管里已經蜜液橫流但是喪尸的下體因受阻只 插入了半截。濕潤柔嫩的陰壁傳導出的舒爽感讓喪尸忍不住咆哮起來,它狠狠的 抵住吉爾的腰枝再度發力這回陰莖一下子沖進了吉爾子宮的最深處。吉爾最后的 防線崩潰了強烈的快感和痛楚讓她最大限度地弓起了腰無助的甩動著長發就像是 在配合著喪尸的奸淫。怪物每一次的抽插都讓吉爾情不自禁地發出一聲哀號。噢 不!快出來吧它太粗大了『吉爾感覺自己的下體快要被撕碎了。此刻她全身綿軟 無力除了痛苦的呻吟,跟本沒有反抗的能力。也不知過了多久吉爾的陰道才開始 適應了這種橫沖直撞??旄幸壞愕愀槍送闖致楦性俅握季萘慫囊饈?,她覺 得自己被置入了云霄任憑強力的抽插帶著自己在云雨間起起伏伏。

   即使是在背后,依舊能看到吉爾白碩的乳房隨著抽插上下翻飛,那蕩漾的乳 波讓喪尸想起剛才那種彈手柔滑的觸感,那感覺太棒了,它迫不急待的把吉爾的 后背抵在一側的墻上騰出雙手拼命抓捏吉爾胸前的碩乳。即使只有一只眼,也能 享受乳房受力幻化的美感。觸覺視覺的沖擊和吉爾的呻吟聲讓它極為滿足。手上 施加的抓力更大了,似乎要將乳房擠出水來,沒多久吉爾飽滿的胸膛就已經紅?!“甙?。此時的吉爾意亂情迷顧不得胸前火辣辣的疼痛本能的挺動腰肢在對方腐爛 的身體上摩擦著她的四肢牢牢的蕩在對方身體上任由喪尸瘋狂的對自己的身體上 下齊攻。兩人的性器伴著白色的液體緊密的結合在一起啪啪的撞擊聲一次比一次 猛烈。吉爾感覺自己快瘋了眼前的喪尸似乎已經不再是怪物而是那長久不見的甜 蜜戀人。

   隨著吉爾身體的迎合,陰道內部呈現出有節律的顫動和收縮,這給喪尸帶來 更大的快感和刺激。它鉗子般的雙手緊緊勒住吉爾豐滿的臀肉,下體則像臺打樁 機一樣一下一下把吉爾的身體牢牢釘在墻上;

   龜頭上傳來的無邊快感使它再也抑制不住想要暴發的沖動,嗚嗚的嘶吼聲不 間斷地從喉下結處迸發出來。終于一股極強的激射從喪尸下體傾瀉而出似乎要將 吉爾的整個子宮沖破。這次的暴發太強烈以至于吉爾不停的扭動紅潮的身體想要 掙脫這股不可承受的沖擊。喪尸哪里會放開她死命的壓在吉爾的身上體內腥臭的 精液一波又一波的注入到吉爾身體的最深處。此時的吉爾最大程度的向后弓起上 身,扭曲的俏臉不停的左右搖擺著,四肢開始出現強烈抽搐的癥狀,意識似乎從 身體里被抽走了,過度的亢奮讓她像昏厥了一般 .喪尸依舊在射精吉爾子宮壁強 烈的收縮帶給它無以復加的舒爽感充滿彈性滑嫩的身體,濃郁芬芳的體味俏麗迷 人的臉痛苦哀怨的眼神這一切都讓它欲罷不能。它現在僅有的思想就是要徹底占 有這具香艷的女體,讓自己的精液徹底灌滿她的身體射死她它要活活射死她……
  不知什么時候天邊的夕陽已經大半個躲在地平線下烏云讓原本昏暗的傍晚變 得更加陰郁。寒風卷起塵沙,帶著讓人作嘔的腐臭和腥味在城市上空翻滾。
   吉爾打了個激靈她醒了。映入眼簾的依舊是那張破敗的臉,只是左側的獨眼 不再猙獰,整個潰爛的軀體相較與之前更加的萎靡干裂,只有身上的臭味更濃烈 了。吉爾厭惡地去推開它,只是這一下才發現兩人的下體依舊緊密的連接在一起?!「詹旁饈艿牧樅韜托叻咭還贍遠撓苛松俠?,吉爾憤恨的一腳踹了過去……喪尸 的身體頓時像被削斷的木偶,斷裂的部分轟的一下砸在了對面的墻上塵土飛揚?!〖械隳擅樸捎諦叻?,剛才那腳她使出了全力但是效果之強有點意料之外。
   此刻吉爾才開始留意自身身體的變化。她的束衣早已破敗不堪,傲人白嫩的 雙峰隨著平穩的呼吸緩慢起伏著。皮膚上的潮紅已經退去整個身體依舊泛著圓潤 白皙的美。有意思的是,剛才身體上腥紅的抓傷已經完全消散看不到一點疤痕?!∫皇茄矍暗陌虢厥搴推瓢艿囊率路鷸暗囊懷》榪袢嗯案揪兔揮性謁懟∩戲⑸?。

   究竟是怎么回事?

   怪物為什么瘋狂的想和自己交媾?身體的自愈能力為什么突然變強了?力量 也提升了?重要的是自己的身體已經和尸毒有了頻繁接觸,但到目前為止沒有任 何的尸化特征。難道都是因為那容器內的液體……吉爾下意識的再次看著自己的 肩膀和胸口,哪里還找的到半點墨綠液體的痕跡,只怕早已滲入皮膚和身體融為 一體了。

   眼前的形式讓吉爾有點無奈,之前的地下倉庫必須再去一次,不管那還有多 少潛藏的危險,至少能找到問題的部分答案。當然,在去之前她必須充分的準備 一下至少先給自己找套衣服。吉爾這樣想著撿起了丟落在通風口旁的散彈槍消失 在逐漸昏暗的夜色里。

   浣熊市的黑夜像一團黑霧,抹掉了月亮也抹掉了星星。少有幾處燈火更像是 某種警示,提示發生在這里的種種不幸。死亡的氣息始終盤旋彌散在城市上空, 讓遠郊的生物不寒而栗吉爾此時潛進了一家洗衣店。房門虛掩著她一個閃身就躍 到了柜臺后,豐盈的翹臀蕩起柔美的肉浪在黑暗中白的晃眼。來的路上有幾只零 星的變異犬只是現在的她行動更敏捷,在眾多怪物的眼皮底下溜了過來。現在, 舒暢充盈的感覺遍布四肢,良好的身體狀態讓她很自信,甚至直接放棄了回隱匿 處休息一下的想法。位于柜臺側堂的衣架上掛著各種款式的外套,吉爾選了件黑 色的風衣大小剛好裹住她白皙的身體。衣服的內部材質不錯貼著吉爾的皮膚很順 滑的感覺。

   接下來還是要檢查一下僅有的裝備,這已經是吉爾的習慣性動作了。眼見散 彈槍彈夾內只剩三發子彈,心里還是打鼓。這可不是什么好現象,她嘟著小嘴, 有點頑皮,看來必須去廣場那邊的警局跑一趟了。

   警局在洗衣店三點鐘方向距離并不遠,吉爾的身形在半盞茶后就出現在了廣 場旁。她整個人緊緊貼在屋檐上輕柔的動作就像黑夜里游蕩的一只貓。這里抬頭 剛好能望見前方廣場和警局的正門。此時的廣場稀稀朗朗好不熱鬧,三五成群游 蕩著的全是喪尸。吉爾的臉色有點陰沉最讓她注目的是一個特別的家伙。它的體 型明顯比一般的喪尸更大,強健的肌肉將整個上衣都撐破,露出青紅相交的胸膛; 頭頂正方有一只巨大的紅色獨眼完全和腦袋不成正比。它時不時的發出嘶吼,像 是在炫耀自己的強大。

   怎么辦?這么多喪尸硬闖肯定是不行,繞過去,眼下卻只有這一條路。吉爾 若有所思的打量著前方的廣場,忽然她瞥到前方路燈下的一角,眼里有了亮光。
   此刻的廣場上只亮著零星的幾盞路燈昏黃的燈光在黑暗中是那么灼眼,而那 些喪尸正是被黑暗中的亮光引來的。街道這邊的殘垣斷壁起起伏伏,暗黑又隱秘?!∏『酶男卸峁┝頌烊壞謀踴?。利用地形優勢她迅速接近了廣場一處的路 燈,那里有她需要的東西。吉爾貓在黑影里眼睛盯著前方那個鋁制柱狀桶,確定 四周的空氣里彌散著一股熟悉的刺激性味道,那是乙醛的味道。

   既然燈光能吸引喪尸,那么更強的火光也同樣可以……

  不一會兒,火……起了,一時間火勢洶涌熱浪沖天火焰混著黑煙翻滾著向四 周擴散。怪物們受到火光的吸引,都朝這邊圍攏過來 .火勢燒著了路邊的一棵枯 木,不時的發出噼噼啪啪的爆裂聲。尸群群圍著大火相互煩躁的推搡著,偶爾發 出幾聲不滿的吼叫,也許是在大聲質疑火起的原因。另一邊一個曲線玲瓏的身影 已經來到警局大門前。吉爾努力擠推大門卻總是無果而終?!父盟?!這是警局特 有的加固型外門,除非有工具否則只能從里面打開」吉爾小聲嘟噥著。與此同時, 那邊的火勢已經慢慢變小喪尸們三三兩兩的轉了回來。而警局正門處是個小型的 開闊地沒有任何的遮蔽。那個獨眼喪尸似乎第一個發現了警局門口的吉爾嗷嗷叫 著向這邊沖了過來。

   這里暫無退路即使自己有能力與對面的獨眼一戰,但是又如何面對后面洶涌 的喪尸群呢。吉爾的思緒有點亂,但現在顯然不是后悔的時候。她瞥了一眼高處 的窗臺,暗自下定了決心。

   紅眼喪尸已經跑到了警局外墻口,嘴里扯著哈喇,一副要將吉爾囫圇吞下的 樣子。,卻一眼看見它的獵物正側著柔媚的身體向它招手。此時的吉爾除了一件 外套,里面沒有寸縷。風衣叉開的下擺根本包裹不住水嫩豐腴的肉體。一時間臀 部的豐滿腿部的白皙胸前的豐腴露出了大半。這若隱若現的誘惑讓對面的紅眼喪 尸抓狂。它興奮的舞動雙臂,邊跑邊在空中饒抓著,恨不得隔空將前面的尤物撕 碎。

   面對猛沖過來的怪物此時的吉爾反而顯得格外鎮定,她轉身助跑向前方的墻 體縱身一躍,啪啦兩步踩在側墻上,緊接著就是一個后滾翻。剛好獨眼沖到吉爾 之前的起跳點就看到一個誘人的身影在空中畫了一條弧線翻滾著向它落下。因為 是仰視,此時那臀部的白皙陰戶的飽滿一覽無余。獨眼有點呆滯,這是上天對它 的恩澤嗎,一時幸福的不知所措。也許吉爾早料到會有這一刻,她趁怪物愣神的 剎那,精準的踏在了獨眼的頭上,借力向上又是一縱。正好搭在了大門上方的窗 沿上,右手一個發力翻了進去??醋偶負醯絞值拿廊庾布渚團芰?,紅眼氣憤的 錘胸頓足,它感覺自己被耍了,一時間粗獷恐怖的咆哮聲不絕于耳。

   窗臺離地有12米高暫時擺脫了危險讓吉爾松了口氣,她轉身開始打量四周。
   這里似乎是警局的會議室天花板上的三個吊燈只有一個微微亮著,其余的兩 盞頹敗的低著頭,側墻上有一道狹長的開裂口,像是什么東西撞擊形成的??澩蟆〉淖爛嬪系醬Χ際竊勇業奈募?,一旁的幾個椅子卻似被削斷了一般散成半截。仔 細看墻壁上還有點點的紫黑墨點,那是血跡,也不知道干涸了多久。顯然警局內 部也早已經歷了一場腥風血雨,好在電力系統依舊正常,不算太壞。

   然而會議室外邊的慘象似乎更甚。過道的墻壁上到處都是坑坑洼洼的殘洞和 裂縫,幾件帶血跡的破損警服散亂在各處,正前方有一只靴子,半截白色骨頭突 兀的露在外面。是什么東西有如此強的破壞力。吉爾抿著下嘴唇,一副陰云密布 的神態,她必須盡快找到補給……

  10分鐘后,吉爾站在一扇電子門前。她的搜尋大概有了點成績,手里拽著一 張工作證,那是她在地上的半片衣服上找到的。吉爾不能確定那是否依舊有效, 門那邊很可能是武器庫,只能撞大運了?!傅牡泥健?,熟悉的聲音響起,安檢系 統似乎還在正常工作,門應聲開了,恩,雖然開了一半,但是吉爾側過身就能進 去。

   門里面有點昏暗,啊這里有警備常用的CZ75 CZ85 手槍M3 63 自動步槍,居
 然還有M4突擊步槍。吉爾從一排手槍里挑了把CZ75插在腰間,隨手抓起一旁的兩
 個手雷塞進風衣里,看來這次冒險是值得的,她有那么點小雀躍,倚在桌邊直起 身,還想試試墻上掛著的M4,剛伸手,就感到背后有股勁風向她襲來。吉爾的反 射神經不可謂不快,本能的一個貓腰放低了身姿,勁風貼著她的背部砸在墻上, 背上別著的散彈槍瞬間被打飛了……該死,吉爾心里咒罵著,一邊做了個側翻跟 著一個撩踢?!概盡溝囊簧?,她感覺踢在了一塊石板上,不過對方厚實的身型似 乎也后撤了一大步。利用這瞬間的緩沖,吉爾拉開了和對手的距離,她抬起頭, 又看到了那個熟悉丑陋的獨眼尸。它是怎么從樓下上來的?噢,不,這只胸口是 綠色的。她下意識的摸了下腰間的手槍,立馬想到這里不適合開槍,難道只能和 喪尸肉搏……

  這邊的獨眼喪尸一時也有點呆滯,它沒想到這個女子剛才那一腳那么有力, 遠超以往它所面對的人類;重要的是剛才衣擺蕩起的瞬間分明看到一個白花花的 像桃子一樣的圓腚和一條粉嫩的腿。身形起落間還帶著股濃郁的香氣。這情形讓 它有點亢奮,大嘴里的哈喇子止不住的流下來。怪物的這種熟悉的舉止讓吉爾很 厭惡,她很清楚現在的它更想要什么。她要好好教訓一下對面的這個大喪尸,剛 才那一腳燃起了吉爾的信心。只見吉爾弓腰蓄勢一躍而起,對著獨眼喪尸的腦袋 就是一個擺腿,緊接著側踢轉身蹬踢,使出一系列組合腿法。頓時,喪尸的臉挨 了好幾下,面部肌肉扭曲著向外側翻滾著。這當頭一棒讓喪尸氣惱,它開始瘋狂 起來,完全不顧上身的疼痛,揮舞著大手自殘似的和吉爾對攻起來。吉爾沒想到 對方如此蠻橫,險險躲過兩次拳風,翻身向后急退。只是才撤了半步,身體就靠 在了墻上,這里空間太小了,根本施展不開。與此同時,喪尸的大手再次當頭蓋 下,吉爾良好的身體柔韌性讓她勉強做了一個難度極高的側仰,喪尸手上腥紅的 爪子只是緊貼著她的胸口劃過。但是風衣的右上側瞬時被撕裂,大半個白皙堅挺 的碩乳又無奈的跳了出來??醇獠∥〉慕喟茲槔?,還有上面粉色誘人的葡 萄,大喪尸嘴里的哈喇子好像更濃了。它的手改拳為爪,一下一下,目標緊沖著 吉爾的胸口抓來。吉爾羞憤的一手護著胸,一邊只用嫻熟的腿法抵御喪尸的攻勢, 加上地域狹小,很快落入了下風。

   眼見吉爾左支右擋,只有招架之能,一招一式間乳波搖曳臀浪起伏,臉頰因 急速呼吸泛著紅暈。這嬌艷欲滴的女體讓喪尸想入非非,它不懷好意的發出嘿嘿 的咕嚕咕嚕聲,猛的張開雙臂向吉爾撲去。

   危急時刻,吉爾不能再只顧護著春光,她不退反進,收臀挺胸,仰面側著身 體就奔著獨眼綠喪尸的身下滑了過去。抬頭,剛好看見內屋側墻的大洞,終于明 白了她為什么會被偷襲。不等自己身體起穩,縱身又是向前一躍,緊接著一個前 滾翻,吉爾躍出了房間。

   獨眼綠喪尸惱怒了,對著一側的殘墻就蠻橫的撞了過去,一時間塵土飛揚?!≈皇撬納硇位刮叢誶秸獠嗾徑?,吉爾的子彈已呼嘯的飛了過來。啪啪啪子彈全 集中傾瀉在喪尸胸膛的左上方,這通常是心臟的位置。綠色血液滲了出來,但喪 尸依舊驚人的站在那里,憤怒的嘶吼著。那里不是它的死穴,傷痛反而讓它的戰 意更加強烈。乒乒又是一陣急射,這次吉爾瞄準的是它的眼睛,但是喪尸像是早 知道吉爾的意圖,雙手護著頭部,把致命傷全擋了下來。

   SHIT子彈打完了,吉爾扔掉手槍,急速向后退去。

   就看見秀麗的身影在前,蠻橫的坦克在后,一人一怪你追我趕,很快又回到 了原先的那個會議廳處。

   吉爾的手指一直扣著風衣里手雷的起爆栓,她必須估算好距離和速度。當她 的身影掠過會議廳門口時,她揮出了白皙的手,臉上還帶著驕傲的笑。現在這個 時點剛剛好,脫栓的手雷向著獨眼綠喪尸飛了過去……

  FIRE IN THE HOLE吉爾的臉色瞬間驟變,身體左側突然彈過來一具藍色黑影,
 把吉爾撞了個滿懷,手雷的軌跡在出手的剎那變了方向,砸向會議室的窗臺。轟 轟爆炸把整個二樓窗臺炸的塌陷了好大一塊,撞趴在地上的吉爾一時有點懵,她 努力支撐起身體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就感到自己被一個藍色的家伙從后面死死 的勒在了懷里。

   那居然也是個獨眼,藍色硅質狀的皮膚,套著半截警服,粗大的下體已經怒 突出來,急不可耐的在吉爾挺翹的臀部上磨礫著。吉爾之前的槍聲吸引了它,對 于這具奔跑的豐腴身體,它早就躲在暗處伺機而動了。

   吉爾萬萬沒想到會被其它怪物伏擊,她奮力扭動身體想要從禁錮中掙脫出來, 緊貼著自己臀部的那個粗長的東西讓她泛寒。她抽出一只手臂,狠命的用手肘向 后擊打。藍眼吃痛不過,只能緊抓住她的雙臂,下身依舊死死抵住吉爾的臀肉, 隔著風衣,感受臀部扭動時傳遞過來的快感。吉爾的雙手向后被禁錮,她想和后 面的騷擾拉開距離,只能下意識的挺起胸膛,,卻把本來白嫩碩大的雙峰從扯壞 的風衣里毫無保留的展現出來。要知道對面還有個殺氣騰騰的綠色魔鬼,這邊香 艷的場面讓獨眼綠尸的眼睛更綠了,它死死盯著吉爾胸前兩團白花花的美峰,知 道肆虐報復的機會來了。

   吉爾奮力掙扎著,猛然發現眼前又有一團身影罩了過來,那貼近的綠色尸眼 惡心丑陋還帶著無盡的欲望。吉爾扭著頭想避開,冷不防自已的左乳傳來一股鉆 心般的疼痛,那張著滿是哈喇橫流的臭嘴狠狠咬住了吉爾胸部?!赴?,不要,好 痛,不要咬啊」吉爾撕心裂肺的哀號著,緊跟著右乳又傳來被強力撕扯的痛楚, 她疼的閉上了雙眼,眼淚止不住的流下來。獨眼綠喪尸此時相當亢奮,它戲弄式 的大口含住左側大半個乳房,邊吮吸邊向外拉扯,直到乳肉彈性的極限在波的松 口,白皙的乳肉瞬間蹦跳起來,粉色的乳頭緊跟著上下顫動。它很享受這個過程, 乳房入口即滑,豐腴柔嫩;用力吮吸,血絲裹雜著乳香和體香,滿口都是甘美?!《姥勐躺ナ襖返拇蛹乜謐蟛嗨僚暗接也嚶執佑也嗤媾階蟛?。只是這個過 程對吉爾來說太痛苦了,現在她白嫩的乳房上滿是紅暈和咬痕。

   風衣的下擺被藍眼撕掉了,吉爾挺翹豐腴的美臀裹著藍眼睛的下體讓它相當 享受。它不停的上下摩擦著,卻頂到了一個妙處,這里的柔嫩異常,像是一個切 入點。它騰出一只手掰住一側的臀肉,把下體對準那個妙處狠狠一插,大半個龜 頭擠了進去?!赴?,不是那里啊?!拐夤傷毫訓耐闖侗刃厙暗母?,一瞬間吉 爾瘋狂的扭動著屁股,她的直腸可禁受不住那粗壯蠻橫的耕耘?!膏尢炷?,那里 不行!吉爾快崩潰了。她慌張的情緒讓肌肉本能的繃緊,層層疊疊的美肉緊緊裹 夾住龜頭,快感成倍翻涌,讓后面的藍眼睛爽瘋了。它索性用兩只手死死鉗住吉 爾的屁股,用力向兩旁掰,下體再度發力,又頂進去半截。吉爾疼的臉都扭曲起 來,冷汗從額頭上滲出,雙手在自己的身后胡亂推搡著。而藍眼睛仿佛進入了正 軌,它找到了讓自己欲仙欲死的法寶,每一次抽插都讓它爽的嗚嗚直叫,交合出 不停的被帶出片片血紅。

   這邊的獨眼綠喪尸看到藍眼快活的模樣,似乎也受到了啟發。同樣把昂揚怒 突的陰莖在吉爾的下體處亂捅,但似乎總找不到感覺。它有點煩躁了,下意識的 托起吉爾大腿一側,這個不經意的舉動讓它的龜頭一下子探進了桃源地。哇,這 里的感覺太棒了,溫暖,緊實又富有彈性。洶涌的快感讓它頓時加快了腰肌挺動 的力度,隨著陰莖的深入,陰道肉壁帶來的舒爽感一波接一波傳導過來。這消魂 的感覺讓綠獨眼愈加狂熱,它開始不停的在吉爾體內進進出出,咆哮著,沖刺著?!∶看尾迦?,陰莖都是連根沒入,然后整根抽出,這種奸淫方式對子宮內壁的傷害 是最大的,連裸露在外的下陰唇都被攪得一片緋紅。

   「啊,輕一點,不要那么猛烈啊。呀,我要死了。放過我吧,不要再插了啊, 啊啊??!」吉爾感覺自己的身體快被攪爛了,兩根粗壯的肉棒不停的在自己的下 體里橫沖直撞,它們的每一次抽插都像是在炫耀誰的力度更強,誰,才是這女體 的所有者。這瘋狂讓吉爾的子宮和肛腸不堪重負。冷汗淌滿了她的胸襟,俏臉隨 著起伏的身體不住顫栗。此時的她更像是只陷在囚籠里的綿羊,只能屈辱的順從 無奈的承受,任由對方在自己水嫩豐腴的胴體上肆虐。兩只喪尸已徹底沉醉在肉 欲里,它們不停的向前抵住吉爾的身體,更大程度的享受肉體摩擦時帶來的快感?!∷孀徘址傅陌茲然?,這兩只家伙居然形成了一種默契,這邊的陰莖插入,那邊剛 好向外抽離,每次頂入時都只有一個支撐點,有效的節奏配合,使龜頭受到的壓 迫感更強快感也更多,但對女體的摧殘也更甚。遭受如此的血風腥雨,一般人早 就昏厥了,吉爾強化過的體質反而讓她在這般的蹂躪中還能保持身心的清醒,同 時更是把她推向了痛苦的深淵……

  啪啪啪紅的白的還有腥臭的液體在交合處飛揚,啪啪啪淫穢的氣息混著女人 痛苦的呻吟在空氣中彌散……

  剛才的爆炸聲吸引了廣場上的喪尸群,它們聚攏在警局門口,對于上方塌陷 的窗臺臉上似乎都有種越越欲試的表情。喪尸群中,那只身型巨大的紅色獨眼依 舊醒目,它暴躁的跺著步,窗臺里有什么它很清楚,那具香艷的肉體始終在它腦 海里揮之不去。它看著同樣擠過來的尸群,似乎想到了什么。

   只見紅眼沖向身旁的幾只普通喪尸,它揚起大手瞬間將它們打翻在地。倒在 地上的喪尸還沒明白怎么回事,就被紅眼壘成了一堆,一時間窗臺似乎變矮了。
   嘿嘿,紅眼的嘴角劃出一抹得意的弧度,它已經進到了會議室??掌釁擰∫還扇粲腥粑薜奶逑?,隱約間,還有一種有節律的撞擊聲環繞在耳際,像是在對 它招手。

   這邊的過道里,吉爾順從的摟住了綠喪尸的脖子,隨著起伏的身體有節奏的 甩動著長發。此時的她已經渾身香汗淋漓,櫻桃般的小口夢囈般的發出嗯嗯的呻 吟聲。白皙的身體再度泛起潮紅,快感沖破了理智的堤壩。她下意識的挺起豐腴 柔嫩的雙峰,欣然接受蠻橫的大嘴在自己的胸口左右索取。小腹和臀部有節奏的 上下顫栗著,最大程度的逢迎前后嗔怒的兇器。

   這場面太香艷了,紅眼喪尸剛來到過道里就被石化了,它的大眼睛死盯著在 兩個同類的肆意蹂躪中起落迎合的女體,一時間有點不知所錯。

   身后的藍眼終于暴發了,它拼命抵住吉爾嬌媚的身體,濃稠的精液噴涌而出?!∮氪送?,吉爾下身顫栗的頻度明顯加強,她恍惚感到小腹有股力量在逐漸縈繞, 這種感覺似曾相識,溫暖而舒暢。如果仔細觀察,她身上的一些挫傷和咬痕也在 迅速的消散。而藍眼依舊陶醉在射精的高潮里,這個女體太讓它瘋狂了,它現在 只想和這具豐腴的肉體徹底結合在一起。全然不顧身旁突然閃現出的巨大紅色身 影,任由對方裹著憤怒和強烈醋意的拳頭砸在它的腦袋上。砰,藍眼一下子就飛 了出去,噢,不,它現在已經沒眼了,這一拳直接粉碎了它的臉頰和眼睛。倒在 地上的身體抽搐著,它的下體依舊在射精……

  對于這拳的效果,紅色獨眼喪尸很得意,它對自己的能力很自信,這樣驕美 誘人的身體當然應該是強大的自己獨享的。它轉過身,又去掰綠色的家伙。綠眼 正干的酣暢淋漓,一瞧見飛出去的藍眼,頓時像被澆了一盆冷水。而且對面這家 伙顯然也要對自己出手,是可忍孰不可忍。它無奈的放下吉爾,迎著對面的拳風 惱怒的沖了上去。

   雙方都憋著一股勁,要把眼前這礙事的家伙除之而后快,紅綠兩團龐大的身 影霎時纏斗在一起。一時間,乒乒乒的拳腳聲和嘶吼聲此起彼落,紅的綠的毛發 和血液四散飛濺。

   吉爾倚在一旁的石柱上,勉強支撐起依舊在顫栗的身體。她的下身一片狼籍, 腥稠的體液順著圓潤的大腿滴滴答答的流淌在地面上,臀部和胸前斑駁的紅暈依 舊沒有散去,鬢角的發絲混著汗水和淚水遮住了俏麗又悲傷的臉。剛才煉獄般的 蹂躪讓吉爾身心交瘁,雖然體內熟悉的力量已經逐步緩和了身體的的傷痛,但是 心靈的創傷就像快石頭壓得吉爾喘不過氣。她覺得自己只是那些野獸泄欲的工具, 前方還不知道隱藏著多少貪婪的惡魔想把她片片撕碎。她看不到路,她感覺很累, 現在她只想離剛才那片傷心地遠一點,哪怕一點。她抬起頭,掙扎著一步一步努 力向前邁著步子,桃形的臀肉跟著一顫一顫的泛著淚光……

  轉角的過道里,一個凄美的身體蹣跚前行在地獄的入口上,四周墻壁不時的 涌現出巨大的開裂口,裸露的電線間隙性的發出滋滋的電流聲,仿佛是在譏笑人 類的宿命。

   吉爾感到有絲涼風吹拂在臉上,像是從上面的某處傳來的。她正上方的天花 板有個大洞,四周的裂痕像一股股觸角向外漫延著,風就是從那吹來的。她下意 識的向洞里張望,幾條黑影卻突然從洞口探了出來,一把將她的上身拽住,往洞 里撕扯。吉爾一時反應不及,被藍色的液狀物質迅急的裹挾住頭部,掙扎的手臂 也被幾條觸手死死地纏繞住,又是那可惡的黏液怪。

   吉爾的上身動彈不得,她覺得自己快窒息了,圓潤的大腿無助的在空中蹬踏 做著垂死的抵抗。漸漸地,她的臉龐泛起了青色,她開始意識到自己終究還是要 和其它人一樣,落入同一個歸宿。她仿佛看見了一張張真摯的臉,那是戰友的臉?!∷岳氳難凵裨諍仙系囊簧材?,瞧見了一只紅色的大眼睛……

  紅眼喪尸一把就把吉爾拉回了地面,它扯掉了上面惱人的觸手,黏液怪的身 體被狠狠地砸在墻壁上,跟著幾腳碾的粉碎。得到喘息的吉爾胸口劇烈起伏著, 大口呼吸著新鮮的空氣,她怎么也沒想到在命懸一線間,是紅眼救了她。她抬起 頭來,就瞧見紅眼灼熱呆滯的眼神。現在紅眼的視角里,只有上下起伏的白嫩豐 腴,大腿的圓潤潔白和著S 型的腰臀像一塊磁石,把它的世界封閉了。與此同時, 紅眼確實聽到了一個柔軟細膩的聲音:你不是想要嗎,那就給你……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夜蒅星宸 金幣 +14 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評論加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