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你好.】(完)【作者:NOOO】   亂倫小說 
字數:5.5萬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br>  唉~

  哥哥你的電腦密碼太簡單了,我才搬過來住的第一天就猜到了。

  不如這樣,讓我玩個小游戲。我把一些很厲害的小秘密記下來,隱藏在你的電腦里面。如果哥哥你能發現這個文件呢,那么恭喜你——鏘鏘鏘,得到了可愛妹妹小祈的把柄。

  越想越覺得興奮呢,爸爸媽媽竟然讓我和哥哥一起租房同住。他們恐怕不會想到,哥哥你是個偷窺小學生妹妹的變態吧?

  覺得驚訝嗎,哥哥?我還知道你拍下過我的裸照哦,而且,是我讓你有機會拍到的。

  怎么樣,這個小秘密是不是讓你也有些興奮了呢?

  我也很期待有更多的秘密和你分享啊,親愛的哥哥~

××××××××××××××××××××××××××××××××××××
  哥哥果然是個蠢貨,這么久都沒有發現這個文件。

  我在新學校結識了不少朋友,她們倒是很喜歡聽我講哥哥你那邊的事情。畢竟OO交流大學和我們小學只隔了一條街了,大家都希望以后能在那里讀書呢。
  而且……大學里面帥帥的白人哥哥不少哦~

  啊,對了對了,我好想刪掉哥哥你那些糟糕的小電影啊。如果被人發現你喜歡像我這樣年齡的小女孩,立刻就要社會性死亡了吧?

  算了,饒了你吧,萬一你無處發泄,對著妹妹發情,不就糟糕了?

××××××××××××××××××××××××××××××××××××
  哥哥你猜不到我為什么生氣?

  因為你盯著田田看的樣子很丟人唉。就算比我大了快一歲,她也是我的同班同學!四年級的小學女生!

  雖然田田確實長得很好看,可是你家里有一個拍過泳衣廣告的絕世美少女耶。
  晚上我洗澡的時候會留道門縫,算是給你的福利。

××××××××××××××××××××××××××××××××××××
  哇哇哇!田田竟然和一個留學生走到一起了。

  沒想到田田這么厲害,有個白人男朋友實在太帥氣了。明天一定要抓住她仔細問一下。

××××××××××××××××××××××××××××××××××××
  簡直難以置信,我還以為田田是在交男朋友……

××××××××××××××××××××××××××××××××××××
  哥哥還真是對田田念念不忘。我不過是提了一句她和「男朋友」昨晚在外面過夜,就問東問西的。

  她早上看起來累不累和你有什么關系?

  晚上洗衣服的時候,哥哥的內褲上有股怪怪的氣味,多洗澡啦!

××××××××××××××××××××××××××××××××××××
  田田的那個「男朋友」,馬克,請我們兩人一起吃了頓晚飯。

  雖然我早就知道田田是在援助交際,不過不得不說,馬克人還不錯。

  一同吃飯的還有個OO大學里的留學生,叫做盧克斯。他聊起天來一點都聽
              不出外國口音

  金發碧眼的白人果然很英俊……也很溫柔。

××××××××××××××××××××××××××××××××××××
  有個外國朋友真是不錯。

  我們學校作為私立小學,四年級就有英語授課的內容了。我在轉學的時候又考了高分直接進入優等生班,老師講課速度特別快,很辛苦才能跟上。

  現在有個純正老外天天和我用英語對話,那些小學聽力就是小兒科啦。
  多虧了盧克斯是個好人,每晚都愿意陪我。

××××××××××××××××××××××××××××××××××××
  我和盧克斯接吻了。

  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們兩人看了一場電影,又去吃夜宵。他要了一瓶紅酒。我平時看大人好像都很喜歡喝酒的樣子,就偷偷讓盧克斯給我倒了一杯。紅酒酸酸甜甜的,我不知不覺就稍微多喝了一些。雖然頭暈暈的,但是我覺得非???。

  吃完飯,盧克斯送我回家的路上,我問他:「你總是叫我出來吃飯,是不是也和馬克那個混球一樣,對小女孩感興趣???」

  盧克斯牽著我的手,搖頭說:「不是的。我只是覺得你很可愛,想陪在你的身邊。不是喜歡身為小女孩的小祈,而是喜歡小祈你這個人?!?br>
  然后,然后我就有點記不清事情了,總之……就是接吻了。

××××××××××××××××××××××××××××××××××××
  我討厭死哥哥了!

  我買耳環是想聽別人夸我好看,不是要聽你罵我!

  這也管,那也管,唯獨我怎么想的你不管!

  和盧克斯比起來,你就是一個笨蛋!白癡!

  我都在你電腦上罵你一個多月了,你都不知道!笨蛋!白癡!

××××××××××××××××××××××××××××××××××××
  嘻嘻,白癡哥哥要是找到這個文件,下面這些就賞給你,好好擼一管吧。
  昨天我說去田田家玩,其實是騙哥哥你的,我在盧克斯的宿舍過了一夜。
  盧克斯正在讀研究生,宿舍是帶客廳的兩人間。昨晚他的舍友外出了,所以只有我和他兩個人。讓我挺意外的是,他們把屋子整理的非常乾凈,一點都不像哥哥那么邋遢。

  盧克斯教我寫完作業,我們兩人又玩了半天游戲機。

  到了晚上,盧克斯讓我去洗澡,他找出一套新的床單被褥,鋪在自己的床上。
  盧克斯說這是特意為我準備的,擔心我不習慣別人的被褥。說到細心程度,盧克斯果然比哥哥這種笨蛋強多了。

  洗完澡,我裹著毛巾,腳踩男人的大號拖鞋,走出浴室。我的長發解開,披散在肩膀上,還帶著幾顆水珠。手臂和雙腿露在浴巾外,白嫩皮膚被熱水激的微微發紅,應該挺誘人的吧。

  雖然不敢直視,但是我知道盧克斯的眼睛一直盯著我。

  我假裝沒注意,坐在沙發上繼續打游戲。心里卻開始胡思亂想了。

  我在哥哥的電腦上看過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對男女獨處時可能發生的事情也有預料。雖然……雖然我是有心理準備,可是要真的獻出第一次,還是會有點害怕。

  但是我也稍微有點高興。畢竟我還只是一個小孩子,雖然四肢修長,腰腹纖細,但是胸脯才剛剛有點發育的跡象,臉蛋也是被人稱讚可愛多於漂亮。盧克斯用看女人的眼光看我,才讓我對自己的魅力放下心來。

  因為一直走神,我在游戲中頻頻掛掉。正在我有點生氣的時候,盧克斯突然坐到我的背后,說:「來,讓我教你怎么打這條龍?!?br>
  我覺得身后變得好熱,慌亂的把腰挺直,支支吾吾回答道:「嗯……啊……好啊?!?br>
  盧克斯的手掌好大,他把我的雙手握在掌心,和我一起推著手柄搖桿??墑欽饈焙蛭乙丫π叩牡拖鋁四源?,完全沒有看屏幕了。

  「小祈?!孤慫骨崆岷艋轎業拿?,用一只手托起我的下巴。

  我抬頭看著盧克斯的臉,把眼睛閉上。我的薄唇感受到粗糙的男人氣息,被他用力含住。

  「唔唔唔——」

  盧克斯用舌頭撬開了我的牙齒,讓我發出嗚咽??墑欽饃舴炊碳ち四腥?,讓他的舌頭兇猛攪拌起來。我感到臉上發燙,大概已經紅到發光了。和男人比起來柔弱嬌小的舌尖卻忍不住反而纏了上去。

  男人的手掌開始作惡,鉆進我的浴巾里面,撫摸著我的大腿和腰肢,讓我的身體一陣陣顫栗。

  長吻讓我陷入迷離的狀態,直到喘不過氣來才用力推開身邊的男人。

  「唔嗯——哈啊——哈啊——盧克斯欺負人~ 」

  我用撒嬌的語氣抱怨,可是盧克斯毫不介意,他把我抱起來,直接扔到床上。
  「小祈,我忍不了了?!孤慫溝難壑諧瀆飼橛?,讓我有些害怕。

  我腳上的拖鞋早就被甩飛了,不自覺彎起的雙腿反而把浴巾頂上來,讓下身暴露在空氣中。

  盧克斯一只手從我的腳腕向上撫摸,對幼嫩皮膚愛不釋手,揉捏著侵犯到大腿根部。另一只手褪掉了我身上的浴巾。

  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既想躲開面前的男人,又想擁抱他。

  男人順著我的脖頸一路親吻下去,不管是小小的粉嫩乳頭還是圓圓的肚臍都沒放過。他像是吸食甘露一樣把我皮膚表面的水珠舔掉,又在我身上留下了一道晶瑩反光的水跡。

  「嗯嗯嗯——好癢啊~ 啊啊啊——」

  盧克斯雙手輕推我的膝蓋,把我的雙腿分開。粗糙的舌頭舔舐著我的無毛小縫,讓我發出甜美呻吟。

  「嗯嗯嗯——盧克斯,不要——嗯啊啊——」

  男人的舌尖剝開了陰唇,頂進我的處女之地。我覺得下體即癢癢又有一種奇特的酸麻。

  「啊啊——好奇怪的感覺——不要再進來了——啊啊啊啊——」

  盧克斯把一只食指也插入了我的小穴,比舌頭更長更堅硬的異物讓我感受到更為強烈的刺激。我不自覺的把腰挺起,迎合著男人的玩弄。

  我的雙手按在盧克斯的頭上,也不知是在用力推開他,還是在把他壓向自己的下身。

  「咿呀!怎么又來了——啊啊啊——」

  男人把中指也插到我的陰道里面,兩根靈活的手指在我的體內攪拌著。酸麻的感覺變成一種從未體驗過的喜悅,讓我的思維變得越來越混亂。雖然指甲偶爾刮擦過嬌嫩的肉壁,帶來絲絲痛楚,卻反而讓甜美的感覺更加強烈了。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咕!」

  盧克斯再次吻住我的嘴唇,可惡的手指似乎找到了我的弱點,以讓人瘋狂的頻率摳挖抽插。猛烈的刺激讓我扭動起腰肢,發出喜悅的求饒聲。我猛的把腰弓起,幾秒之后就脫力掉回床上。

  「呼——呼——」我的鼻翼扇動,緩解著剛剛的奇異感覺。

  「小祈的反應好可愛啊?!鼓腥酥偵斗毆宋?,用玩味的眼神看著我。他把手指伸到我的眼前,讓我看到粘液拉成的絲線。我知道那是女孩子快樂的證明。
  「盧克斯好壞~ 你……你的衣服還沒脫呢~ 」

  我想要做到最后,剛剛的快感讓我無比渴望真正的做愛。我用嬌媚的語氣勾引男人,女童的聲線讓誘惑的話語變得似是而非,可是對男人來說卻像一針興奮劑。

  「小祈,把你的身子給我吧?!孤慫辜貝俚暮粑?,扯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

  羞恥感讓我轉過了頭,卻又忍不住用眼角偷瞄盧克斯。和哥哥軟趴趴的身材不一樣,盧克斯明顯一直用運動保持著完美的狀態,肌肉分明。唔~ 讓我很傷心的是,他的胸部比我要大多了。

  我的視線向下掃到男人與女人的不同之處后,再也沒法轉移到別的地方了。
  和小視頻里那些亞洲人比起來,盧克斯的那個東西實在太大了。

  盧克斯脫光衣服后,又翻找了一會兒,我看到他拿著一個塑料薄片和一瓶液體。

  「小祈有沒有來過初潮呢?」盧克斯問道。

  我大概知道初潮是怎么回事,搖了搖頭,小聲說:「還……還沒有來……」
  「那就可以不用戴安全套了吧?!孤慫箍雌鵠春芨咝?,他把塑料物品扔到一邊,將液體涂抹在自己的肉棒上,「還是用一些潤滑劑好了,要不然小祈會受不了的?!?br>
  我點點頭,其實根本沒有聽懂他在說什么。

  盧克斯也爬到床上,把我的雙腿分開,架在他的身體兩邊,一手扶住自己的陽具,另一手握住了我的腰,說:「小祈,你愛我嗎?」

  「我喜歡……我愛你,盧克斯……唔唔唔——」

  我的回應被親吻堵了回去。雖然早就和盧克斯接吻過很多次了,但是唯有這一天,每一次接吻都越來越讓我渾身發燙,腦袋發暈。

  相對于白人的高大身形,我實在過於嬌小,盧克斯必須彎著腰才能一邊吻我一邊用肉棒尋找我的小縫。我知道,他用這么難受的姿勢是為了給我安慰。
  小穴突然被堅硬的物體頂住,讓我繃緊了身子。我知道,與處女之身告別的時刻就要到了。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嗯!」

  劇痛突然從下體傳來,讓我想要大聲哭號。盧克斯的肉棒強行進入了我的幼嫩小穴,一口氣突破了關卡,簡直就像一根燒紅的鐵棍進入了我的身體一樣。
  我的眼角滾下一串串淚珠,雙手無力的撐住男人胸口,下身在疼痛中一陣陣抽搐。

  「沒事了,沒事了,我會溫柔一點的?!孤慫夠夯喊訝獍舫榱順鋈?,「我愛你,小祈,別怕?!?br>
  「好疼啊~ 盧克斯~ 讓我休息一下好不好~ 嗚嗚~ 」

  我開始低聲抽泣。做愛的感覺并不像我在視頻里看到那樣舒服啊,為什么那些女孩子會喜歡這么疼的事情?

  對盧克斯來說,放棄享用我的身體顯然不是一個選項,他把抽出一截的肉棒重新插進我的小穴,說:「再忍一忍,如果第一次停下來,以后還會疼的?!?br>  「啊啊啊——可是,可是,還是好疼啊啊啊啊——」

  我想要在盧克斯的面前做個乖孩子,可是下體的傷口被摩擦的痛苦實在沒法忍受。

  「啊啊啊——停,停一下啊啊啊啊——」

  高大的男人好像已經被獸性支配,根本不管我的求饒,只是一味的在我的小穴里耕耘。被壓在身下的我無力反抗,只能承受。

  「呀啊啊啊——盧克斯,求求你,停一下啊啊啊啊——」

  我哭泣著向男人求饒,但是他一點停止侵犯的意思都沒有。在下身發起進攻的同時,盧克斯的雙手也沒閑著,他大力揉捏著我的胸脯,想要握住還沒發育的乳肉,手指把我的乳頭揉搓到凸起。

  「嗯嗯嗯——啊啊——嗯嗯嗯——」

  不知什么時候,我也慢慢適應了肉棒的侵犯。疼痛之外,我的小穴又漸漸找到男人用手指帶來的快樂。不,比手指更加粗大的陽具帶來的也是更加強烈的快感。

  「嗯嗯嗯——盧克斯,好奇怪,我覺得~ 好舒服啊啊啊——」

  我的額頭滲出汗水,把頭發都沾在臉上了??墑俏彝耆瞬簧喜⑺?,雙手緊緊反抓住床單,好像這樣就能緩解混亂的感覺一樣。

  「嗯嗯嗯——啊啊??!插到底了,插到小祈的最深處了啊啊啊——」

  「小祈,你的小穴好緊啊,夾得我快要射了?!孤慫勾糯制賾ξ?。
  「嗯嗯嗯~ 射出來,射給我——啊啊啊——一起高潮——」

  我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高潮,只是學著視頻里那些女孩子,高聲淫叫。
  「嗯——射了!」盧克斯突然把肉棒一插到底,一股暖流進入了我的陰道里,激的我渾身顫抖。

  「啊啊啊啊啊——好熱!啊啊啊,盧克斯在我身體里射精了啊啊啊——」
  快感讓我尖叫著挺腰迎合著男人。我不知道沒有初潮的女孩子能不能體會到真正的高潮,但盧克斯確實讓我飛上了高空。

  在把狂亂的意識重新整理之后,我低頭看了看剛被開發的幼女小穴。原來我以為一插到底的粗大陽具才只進來一半,白色的濁液混合著一抹紅色,看起來有點讓人害怕。

  「小祈你的身體真棒,我才剛剛射出一次,現在還是硬邦邦的?!孤慫溝牧成洗嘔敵?,「讓我再來一次吧?!?br>
  「可惡!我還是個小女孩啊,怎么能啊啊啊啊——」

  我的力氣比不過男人,那就只好任他擺佈了,當然不是因為我也對做愛有點上癮。

  讓我想想,昨晚盧克斯在我體內射了四次?也許是五次吧。最后一段時間我的意識已經模模糊糊了,只覺得舒服的不得了。

  白癡哥哥,你大概還是可憐的處男吧?如果知道你的小學生妹妹已經破處了,會不會很嫉妒呢?

  ??!對了。今天早上起來的時候,我聞到精液干掉后的氣味了。那股味道我以前在哥哥你的內褲上經常聞到,不要讓妹妹幫你洗手淫后的內衣啊,變態!
××××××××××××××××××××××××××××××××××××
  田田被我嚇了一跳,

  她說她的處女交給了一個中學生,按照她比劃的尺寸,那個東西大概還不到盧克斯的三分之一粗細。

  可是就算早已經有性經驗了,田田和馬克第一次做的時候還是疼的死去活來,過了好久才能適應老外的尺寸。

  這樣說的話,我是不是有做愛的天賦???

××××××××××××××××××××××××××××××××××××
  哥哥,我跟你說,做愛的感覺真的好棒。

  啊啊啊,我現在上課的時候都要忍不住用手指玩弄自己了。腦子里只想著放學后找盧克斯,讓他把我射得滿滿的。

  幸虧哥哥不怎么管我,要是在家里老爸老媽肯定會礙事的。

××××××××××××××××××××××××××××××××××××
  新技能get!

  小祈學會了口交!

  之前我也試過用嘴巴給盧克斯吸出來,可是他的那個東西實在太粗,耐力又太強,每次弄到一半我就覺得下巴疼,忍不住用牙齒。雖然我覺得沒多大力氣,盧克斯卻每次都很受傷的樣子。

  不過今天我終於成功了,順利的讓盧克斯射進我的嘴巴里,只是臉頰還是好酸。

  不知道為什么男人都有奇怪的癖好,盧克斯總是讓我舔他的精液,這次更是讓我直接咽下去??墑悄峭嬉庹癡車?,還有些腥,真的不好喝。我的表情越是厭惡,盧克斯卻越興奮。

××××××××××××××××××××××××××××××××××××
  哥哥是世界上最爛的哥哥!

  我的朋友都用上了好手機,只有我是老爸淘汰下來的大磚塊,我當然會被人看不起!

  你說誰「亂花你的錢」?那是盧克斯給我買的!

××××××××××××××××××××××××××××××××××××
  我真的好想買OOO的包啊,就算上學用不到,女孩子總是要逛街的啊。
  可惡的哥哥,一毛不拔!

  盧克斯好像也很為難,他的零用錢也快花光了。

  要不問問田田,我也去做援交試試?盧克斯會不會不高興啊。

××××××××××××××××××××××××××××××××××××
  田田和馬克這兩個笨蛋,怎么讓盧克斯知道了。

  不過盧克斯真的對我很好。他聽說我要援助交際,不但不反對,還安慰我,答應幫我一起找援交對象。

××××××××××××××××××××××××××××××××××××
  白癡哥哥,我再也不用找你要零用錢了,我~能~賺~錢~了!

  昨天晚上是第一次援交,應該值得記錄一下吧。

  我因為有點怕,所以拉上了田田,沒想到她把馬克和盧克斯也都叫來了。
  「沒有事先告訴你,對不起啦小祈~我跟傑克森打好招呼了,大家一起玩嘛~」田田搖著我的胳膊,擺出一副哀求的樣子。傑克森就是今天的顧客,他也是馬克的狐朋狗友。

  我看盧克斯聳了聳肩,知道他們是為了讓我安心,只好點了點頭,同意幾個人一起。

  馬克他們在學校附近租了一間大房子??吞湛盞吹吹?,只擺著一張大床,地上鋪著塑料布。平時田田大概也是在這里接客的吧,我總覺得空氣中充滿了性愛后的氣味。

  客觀的說,馬克和傑克森的相貌比盧克斯只差了一丟丟,都是金發碧眼的白人帥哥。比起哥哥你大概強了100多倍吧。尤其讓我意外的是傑克森還帶著眼鏡,看起來文質彬彬的,一點都不像是喜歡侵犯小女孩的變態。

  傑克森看我們人數不少,提出先玩一會兒紙牌,不過輸了的人要脫衣服。當然,游戲也是有報酬的。到結束為止,傑克森每輸掉一件衣服,都給我和田田額外的小費。

  其他人全都一致通過,可是我身上只有淺藍色的連衣裙和涼鞋,連襪子都沒穿,這根本不公平嘛。

  「今天本來就應該讓小祈你一個人陪傑克森啊~就做出一點點犧牲吧?!固鍰锏幕叭夢一夭渙絲?,只好乖乖讓他們幾人欺負了。

  不出所料,別人還沒脫幾件衣服,我就已經輸掉了鞋子。但是愿賭服輸,我只能紅著臉把連衣裙解開。

  「啊呀,小祈上面是真空,可是下面怎么穿著這么幼稚的內褲啊~」田田笑嘻嘻的用手指戳了戳我的腰。

  連曲線都沒有的小學生為什么要戴乳罩?像田田這樣有B罩杯的小學四年級女生太不正常啦。不過,我也有令我自豪的優點,我的潔白肌膚和模特身材要比田田更誘人。所謂抱膝過肩對我來說簡直是小兒科,田田比我高了5釐米,可是腿長仍舊比不過我。

  至於小兔子內褲,不是很可愛嗎?我把田田的手指拍掉,說:「不要鬧啦,你穿的什么樣式,要不也讓我看看?」

  沒想到田田真的就把裙子掀起來,她竟然穿著一件大膽的紅色蕾絲內褲。
  「還,還有這樣的兒童內褲嗎?」我嚇了一跳。

  「嗯哼~為了讓顧客滿意,當然要盡心盡力啦。你說是不是,傑克森?」田田原地轉了一個圈,故意讓男人們看清自己的下身。

  沒想到傑克森捂著嘴思考了一下,說:「其實我覺得小學生還是應該穿的可愛些?!?br>
  傑克森的O國話不太流利,有些時候還會O英摻雜,需要盧克斯幫我翻譯一下。

  田田聽了,氣的原地跺了一下腳:「你們這些變態戀童癖怎么都是這樣??!」
  馬克把田田摟到懷里,摸著她的頭,說:「沒事沒事,我就特別喜歡田田這樣穿?!?br>
  我看到他們兩人的樣子,也蹭到盧克斯的身邊,讓他摸了摸我的頭。

  「哎呀,不要讓客人自己一個人??!」田田怪叫一聲,跳到傑克森的身邊,「先生,我可以再給你一次機會,好好想一想啊~」

  傑克森伸手撫摸著田田的內褲,說:「好啊,讓我多品味一下,說不定就改變主意了?!?br>
  於是接下來,我們在田田時斷時續的呻吟聲中繼續打起撲克。

  下一局我又輸了,已經放開的我很乾脆的脫掉了內褲,任由男人們用目光侵犯我的無毛細縫。因為田田一直在發出誘惑的聲音,連我也忍不住夾緊雙腿,胯下變得有些濕潤。

  「這下小祈沒得脫了,怎么辦???」田田問道。

  馬克立刻舉起手,說:「我有個辦法,等一會兒?!?br>
  過了幾分鐘,馬克找出了一堆跳蛋振動棒,還有一捆膠帶:「如果小祈繼續輸的話,就要把這些東西用上了?!?br>
  我懷疑他們根本就是串通好的,才會準備這么齊全??墑竅胍幌?,只要多忍幾輪,傑克森說不定還會再輸一些小費呢。反正我這次過來的就是讓他干,不管是肉棒還是塑料棒,又有什么關系呢?

  但是我錯了,從第一個跳蛋貼在我的乳頭上開始,我就再也沒法集中注意力打牌了。連輸幾把后,我的兩個小乳頭和陰蒂都被猛烈的震動刺激著,一根按摩棒在我的小穴里面攪拌,眼角已經要滴下快樂的淚水了,呻吟聲早就蓋過了田田。
  在和盧克斯的做愛中,我也對這些東西有所瞭解??墑嗆吐慫溝奈氯嵬婢卟灰謊?,馬克的這些東西能讓女生徹底瘋狂。

  「嗯嗯嗯——嗯~方塊~嗯~十~」我艱難的放下一張牌。

  「錯啦錯啦,傑克森出的是對子?!固鍰锎優瞥乩鋟雋秸排?。

  我剛剛是走神了嗎?這些小東西實在是太討厭,讓我舒服過頭了。這張牌打不出去,我就輸定了。

  「我,我認輸?!刮胰酉輪腳?,想要用手插拔陰道里的按摩棒。

  馬克把一個玩具遞給傑克森。:「好了,輪到這個了。請吧,傑克森?!?br>  我看見傑克森把潤滑油涂在那個串珠樣的玩具上,突然明白過來,趕忙起身想要逃跑:「不,不,別用那個,我的屁股受不了的?!?br>
  田田一把抓住我,大聲喊道:「馬克、盧克斯,快點來幫忙?!?br>
  兩個高大的白人男性輕松就控制住了我,他們一左一右的抓住我肩膀,把我按在地上,抬起我的雙腿,讓我做出迎接肛門串珠的姿勢。

  「不要啊,屁股里面進去東西好疼的,盧克斯!馬克!」

  我用力扭動身子,想要逃脫他們的控制,嘴上也不斷的求饒。

  「乖,小祈,忍一忍,沒問題的?!孤慫溝撓鍥芪氯?,可是我卻怕的不得了。

  之前盧克斯就想過要開發我的后庭,可是哪怕是一根手指都能讓我疼的大哭,他也就心疼我,沒再強迫。但這次是客人的要求,看來盧克斯不會幫我了。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感到菊花被異物頂住后,就僵直了身子。傑克森旋轉著把肛門串珠塞入我的體內,讓我高聲慘叫起來。我的屁股就像被撕裂了一樣,傳來火辣辣的痛覺。
  我大聲痛哭起來,雙手死命得掐著盧克斯和馬克的胳膊。

  「呀——等等——??!」

  串珠一節一節的捅進了我的肛門,每一次最粗的地方經過,都給我帶來巨大的刺激。我的細腰也隨之一下一下扭動,挺起。

  「小孩子的屁眼果然很緊呢?!箓蕓松槐噠勰プ盼?,一邊說,「粉色的褶皺來回抽縮,看起來好可愛啊?!?br>
  「嗚嗚嗚——傑克森,饒了我吧~」我哭號著向男人求饒。

  「沒事了,沒事了,已經全都進去了啊?!箓蕓松閹氖種干斕轎易轂?,讓我看到沾染的血跡。我抽泣著把那根手指含在嘴里。

  「好了,接下來讓我試試小學女生的滋味吧?!勾叛劬檔畝衲О巖路訓?,一把將田田拉到自己的懷里??蠢次業耐純嘍閱腥嗣搶此搗炊譴咔榧?,他們一個個都高高舉起了旗幟。

  在開始游戲之前,我們就商量好了,先讓田田和傑克森做愛,盧克斯幫我適應一下。

  「啊啊啊——太粗暴了,傑克森!啊啊啊——」

  傑克森讓田田彎下腰,背對自己。陰莖在小穴旁邊摩擦了幾下,就直接挺身插入。幸好打牌時他用手指玩弄了半天田田,總算是有點愛液作為潤滑。

  「嘶——10歲幼女的小穴,果然好厲害,夾得真是緊呢!」傑克森稱讚起田田,扶住女孩的屁股開始前后馳騁。

  「啊啊啊——傑克森的雞雞,好大——啊唔唔唔——」

  田田竟然會用英語發出淫叫,果然是專業的援交妹啊。不過她的嘴巴很快被馬克的陽具堵住,我的好朋友就這樣被兩個白人一前一后同時侵犯。

  盧克斯把我小穴里的按摩棒拔出,換上他自己的肉棒,問我:「怎么樣,后面還疼嗎?」

  「好,好一些了,嗯嗯嗯——」我享受著盧克斯的溫柔抽插。在過去的幾周里面,我已經能夠適應他的整根巨物了。雖然花心被撞擊的時候會有點痛,但比起屁股后面又要好多了。

  第一回合傑克森和馬克都在田田的身體里面射了出來,盧克斯也把精液射到我的子宮里面。

  我害怕被內射過的小穴會讓傑克森不滿意,盧克斯卻一點都不擔心的樣子。
  很快,我就知道為什么了。馬克拿出兩個大號針筒,針筒里面已經吸滿液體了。他們要給我和田田灌腸,然后侵犯我們兩人的屁眼。

  「不,不要,我會清理乾凈小穴的,用我的小穴好不好,傑克森!」

  我的哀求完全不起作用,盧克斯把我擺弄成四肢著地的姿勢,傑克森抽出我菊花里面的串珠。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受傷的屁股剛剛有些好轉,又被串珠撕開了傷口,我疼到用力推擠盧克斯,可是男人的力氣實在比我大太多了。冰涼的灌腸液注射到我的直腸里面。

  「嗯嗯嗯——好難受啊——嗯嗯嗯」

  我含著淚水的目光看到,田田的肚子里也被馬克注入了液體,她皺起了眉毛,只是低聲呻吟。

  「嗯嗯呃呃呃——我不行了,我要泄出來了,讓我去廁所吧,嗯嗯——」
  灌腸液在我的肚子里面翻滾,刺激著我的直腸抽搐,很快就讓我達到極限。
  盧克斯看了傑克森一眼,戴眼鏡的男人滿臉遺憾,說:「好吧,好吧,讓你的寶貝去廁所釋放?!?br>
  我被盧克斯抱到廁所里面,剛剛坐上馬桶就無法控制的噴射起來。田田一直在外面尖聲哭叫,可是我膽怯的不敢離開廁所。

  馬克把針筒遞給盧克斯,讓他又用清水為我灌了幾次腸。當我排出的液體足夠乾凈時,已經雙腿酸軟到無法直立了。

  但是走出廁所后,我還是感到非常幸運。我知道為什么田田會發出哀嚎了。
  她的肚子里被注入了更多液體,幾乎膨脹成一個球形,后庭卻被一個肛塞堵住,沒法得到釋放。

  剛才我可是親自體驗過那些瀉藥的威力,才十幾秒就腹痛難忍了??墑槍嘟鍰鎦背Φ囊禾寤掛嗪眉副?,兇惡的絞痛折磨了她接近半個小時。

  「啊啊啊啊——好疼啊,讓我排出來吧,求求你了,傑克森!」

  我的朋友躺在地上,掙扎的雙臂被馬克按住,雙腿胡亂地踢踹。傑克森竟然還在用手按摩她的小腹,給她帶來更多痛苦。田田的臉蛋佈滿了汗水和淚水,嘴唇哆哆嗦嗦的。

  傑克森看到我的樣子,笑道:「不用擔心,對田田來說,這不過是小意思?!?br>  「可是,她哭的好厲害?!刮倚∩?。

  「這樣吧,祈,看你這么擔心朋友,就讓你幫她一把?!箓蕓松叩轎業納砬?,「用你的小學生屁眼給我弄出來,什么時候我射了,田田就能得到自由?!?br>  「我……我不行的……」

  我胡亂擺手向后退了幾步,傑克森卻根本不理會,一下就把我抱了起來。驚慌之下,我用雙手勾住了男人的脖子。

  傑克森一只手就能把我托起來,扶穩陽具,對準了我的菊花。

  「呀——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啊——」

  男人很輕松就把我壓向下方,我的手滑落到他的肩膀上,完全沒法抵抗他的力量。被反復灌腸下的肛門不爭氣的打開一個小口,迎接著肉棒的入侵。

  「啊啊啊——好疼啊,傷口又裂開了啊啊啊——」

  傑克森的肉棒比那個串珠最粗的地方還要大上幾圈,讓我的菊門再次體會到被迫撕開的痛苦。我雙腿用力夾著男人的腰,不斷顫抖抽搐著。

  「啊啊啊——讓我適應一下——啊啊啊??!」

  龜頭勉強鉆入我的直腸后,接下來的肉棒竟然還能更粗大。

  「哦哦哦——沒開發過的幼女屁眼真是太爽了!」傑克森增加了手上的力氣,讓我的屁股更快吞下異物,「嘶嘶嘶,夾得我都有點疼了?!?br>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放過我吧,傑克森!」

  我搖著腦袋,哭泣著祈求男人施舍一點憐憫。

  「盧克斯,你虧大了啊,祈的屁眼絕對不止值這點錢,再多花十倍我都要操到她的第一次?!?br>
  「可惜啊,就算你這么說,我也用不上第一次了?!?br>
  男人們大聲評價著我的肉穴,讓我感到更加羞恥。

  「啊啊啊——好大,好漲,我的肚子要被塞滿了!啊啊啊啊——」

  我懷疑傑克森的肉棒比看起來還要長幾倍,否則怎么會插到那么深。如果一直被他干下去的話,是不是我的整個腹部都會被侵犯成肉棒的樣子?

  終於,我的菊花吞下了整根異物,脹痛已經讓我快要發瘋。但接下來才要進入云霄飛車的模式。

  「呀啊啊啊——不要動得那么快呀啊啊啊啊——」

  在傑克森的手里,我就像玩具一樣被上下拋飛。菊門被反復拉扯,推進拉出,簡直要脫離我的身體一樣。

  「啊啊啊啊——好痛啊好痛啊——」

  我的屁股肯定又增添了新的傷口,粗大的肉棒就像刑具一樣懲罰著我的肉體。
  傑克森玩弄了我的菊花多長時間,十分鐘?半個小時?我不知道,我一直嘗試讓自己轉移注意力,卻怎么也無法逃避漫長的煎熬。

  「啊啊,可愛的祈,讓我在你的幼女屁眼里射精吧?!箓蕓松芩閌鍬飭?。
  聽到他的話,我不由自主的夾緊了屁股,給他帶來更多刺激的同時也給我自己帶來更大的痛苦。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在高聲痛哭中迎來了第一次直腸內射,然后失去了意識。

  當我再次清醒過來的時候,盧克斯正在給我喂水。我聽到了小女孩疲憊的呻吟聲,轉頭看見田田被兩個男人夾在中間,就像漢堡一樣。

  「啊啊啊——小穴和屁眼被一起干,好棒啊啊啊——」

  馬克兜起田田的雙腿,女孩雙手背在后面,被傑克森一把握住。兩只粗大的陽具在女童的下體一進一出,攪拌出渾濁的黏液。

  「啊啊啊啊啊——好厲害,陰道里,直腸里,都被摩擦著,啊啊啊——」
  女孩的腳腕已經繃直,兩眼翻白,看起來隨時都會被玩弄到昏迷。

  「咿呀啊啊啊——要泄了!要泄了!又要泄了啊啊啊啊啊——」

  我看到田田的身體劇烈抽搐起來,分不清她是處在痛苦還是快樂中。

  「啊啊啊——怎么還沒完啊,已經泄了好幾次了,我快不行了啊啊啊啊——」
  男人們毫不留情的繼續在田田的體內抽插,經歷過多次高潮的肉體似乎更加敏感了,她很快又尖叫著被推上了一波接一波的高潮。

  我伸手抓住盧克斯的手臂,聽到他問我:「你看,田田多幸福,你要不要也體驗一下那種快感?」

  盧克斯的聲音似乎像是惡魔,即讓我害怕,又讓我心動,我點了點頭,給自己帶來了整晚的高潮地獄。

 ?。常?,4P,我騎在男人的身上瘋狂的蠕動,男人在我身后瘋狂的抽插,我把從肛門中抽出的肉棒含在嘴里,我和含著精液的田田接吻。我不知道自己都做了什么,只記得數不清的高潮。

  我的身體就像是為做愛而生的一樣,屁眼才剛剛破處就能用來高潮。

  哥哥,發明援助交際的人真是天才啊。既有錢花,又能做舒服的事情,實在是完美。

××××××××××××××××××××××××××××××××××××
  馬克其實也挺能干的嘛,他幫我找來了更多的援交對象。

  親愛的鞋子,裙子,我來啦~

××××××××××××××××××××××××××××××××××××
  嗯……我和黑人也做過了。

  他們的雞巴好大,好硬,好厲害,我現在還覺得下體隱隱作痛呢。

  他們兄弟兩個告訴我,黑人不好找到女孩,肯讓他們兩個一起上的就更少了。
  所以我只好多要一點錢啦,嘿嘿~

  最近我的英語水平越來越高了。每次用英語求饒,那些老外都興奮的不得了。
  討價還價也方便好多。

××××××××××××××××××××××××××××××××××××
  有一個隔壁的高中生用O信找上了我。田田說這個年齡的也會別有風味,我就出去試了試。

  結果好失望,不到15釐米就不要來找我啦~

  我用了兩分鐘就直接把他榨出來了,回家還要用玩具解決自己的欲望。
  就這樣的貨色竟然還想和我再約一次,拉黑不見!

××××××××××××××××××××××××××××××××××××
  哥哥在家里看我的眼神快藏不住了啦。

  你可以不要轉頭轉的那么生硬嗎?我就算是普通小學生也能發現你在偷窺我的裙底了。

  白癡!

××××××××××××××××××××××××××××××××××××
  期中考試之后重選班委,我理所當然的當上了班長。

  雖然才轉到這個學校兩個多月,但人美又聰明就是會受到賞識啊,沒辦法。
  本來應該直接告訴哥哥你的,但是懶得跟你說話。

××××××××××××××××××××××××××××××××××××
  哥哥,今天來咱們家的那個黑人——詹姆斯——是怎么回事???肥肥胖胖的,最噁心的是眼神,總是色迷迷的看著我。想干我就掏錢??!

  白癡哥哥認識的人也是白癡.

  色胚哥哥認識的人也是色胚。

  啊啊??!我為什么要和你住在一起啊。

××××××××××××××××××××××××××××××××××××
  對不起,哥哥。

  我今天偷聽你和詹姆斯說話了。原來我的筆記本電腦是你借錢買的,我一直以為是老爸掏的錢啊。

  之前我就很疑惑,明明家里沒錢,為什么還讓我轉學到昂貴的私人小學。今天給爸爸打過電話,才知道是哥哥你幫我出學費。也是為了我,你才租下一個獨立的屋子。

  嗯~勉為其難的謝謝你吧,哥哥。

  那個詹姆斯,他不會真的因為你還不上錢,就找人揍你吧?

××××××××××××××××××××××××××××××××××××
  哥哥,我有個想法。

××××××××××××××××××××××××××××××××××××
  詹姆斯不但又肥又丑,還有奇怪的癖好。

  他喜歡把小女孩捆綁起來干,我一直以為這種愛好是小視頻里才有的。
  雙手雙腳被綁住,眼睛被蒙上,有一種無依無靠的孤獨感,被人插入的時候反而更加興奮了。

  糟了,我原來這么喜歡被人綁起來啊。

××××××××××××××××××××××××××××××××××××
  嘻嘻嘻,哥哥聽到詹姆斯放棄追債的時候,表情真的好白癡.

  每個月陪詹姆斯做一次,還有零用錢。如果他不是有捆綁嗜好的話,其實挺好的。算了,既然是幫哥哥的忙,就幫到底吧。

××××××××××××××××××××××××××××××××××××
  哥哥啊哥哥,你可真是個大笨蛋,昨天晚上居然還看小電影。

  你大概永遠也想不到,可愛的妹妹一整天都在隔壁臥室里享受高潮,只要一推門就能看到驚人的美景。

  不過這也是意料之中的嘛,否則我還不敢這么玩呢。

  幾位顧客提了特殊要求,他們想看我被拘束起來的視頻。

  我向盧克斯借了一臺攝像機,對著自己的床頭拍攝。我在身上貼滿了跳蛋,小穴和肛門里也塞上按摩棒,再給自己帶上了眼罩和口球,最后用手銬腳銬把自己鎖在床上,

  那種滋味真的很難形容。一開始還是很享受的,高潮過幾次之后,身體就承受不了了??墑俏彝耆環ㄌ油?,因為害怕讓你聽到,也不敢弄出聲音,只好一直低聲嗚咽。

  不知道時間過去多久,我就只是不斷的體驗著登上頂峰的快感,簡直要被那些玩具弄瘋了。讓我更加絕望的是,我給跳蛋和按摩棒都接上了充電器,它們一直都在最大電量下工作。

  我的身體一會兒猛烈扭動著想要弄松手銬,一會兒又因為快樂的巔峰而痙攣抽搐。床單被汗水濕透,臉上還沾著淚水和口水。

  我被高潮弄到昏迷,又被高潮弄到清醒,就這樣渾渾噩噩的度過了一整天。
  直到晚上田田過來,她才幫我解開拘束。

  那之后,我才知道自己犯了一個巨大的錯誤——攝影機里的存儲卡根本錄不下這么長時間。

  可惡啊啊啊??!我難道是受到哥哥的白癡因素傳染了嗎?

××××××××××××××××××××××××××××××××××××
  合作過的攝影師又找我拍攝寫真了。

  哥哥你敢相信嗎?他們竟然讓小學女生穿上迷你比基尼泳裝。

  攝影師說這些照片會作為某個藝術作品的一部分。

  啊,藝術真是偉大的存在。只要沾上藝術,連兒童色情都可以不是兒童色情了。這樣說來,藝術比日本還要厲害啊。

  在拍攝的過程中,我稍微弄松了一些系帶,某些特定的角度能看到我的乳頭和小穴。結果攝影師和助手不得不半彎著腰,避免化妝姐姐看到他們的小帳篷,真是太好笑了。

××××××××××××××××××××××××××××××××××××
  哥哥啊哥哥。

  我只穿一件長襯衫趴在沙發上,讓下身徹底走光。這些是給你的福利啊,好好看著不就好了。

  竟然還用手機拍照,拍照還忘記關聲音。你的白癡程度也太高了吧?

  害我還要作出知道發生什么卻裝作不知道的樣子,天哪。

××××××××××××××××××××××××××××××××××××
  盧克斯說有一個大生意,讓我仔細考慮一下。

  只不過是人多了點,還會玩些SM而已,我哪里需要考慮,簡直期待的不得了啊。

  就愉快的決定在這個周末了。

××××××××××××××××××××××××××××××××××××
  哥哥,我接下了那個大生意,可是現在有些后悔了。

  你們大學里的一支留學生籃球隊,八、九個人輪奸了我一天一夜。

  周六早上盧克斯開車送我過去,把我放在籃球館的門口。

  按照對方的要求,我像上學時一樣紮起馬尾辮,穿上校服。有這種需求的客人挺多的,馬克特意幫我和田田找了服裝店,多做出好幾套來,作為備用。
  上學時的一些小東西我也戴齊了。衣領下系著紅色領帶,袖子上別著班長臂章,胸前一個金屬小牌寫著「四年級(1)班」。我可是優等生班級里的優等生,這個更能刺激男人們興奮起來。

  當然,內衣是不用穿的,這一點也和上學時是一樣的。從不洗內衣的哥哥恐怕不知道吧,你的妹妹可是一直真空去學校的。

  夏季款的校服是一件白色短袖衫和黑色短裙。女孩子們都把裙擺收短了,我的這條更是短到很危險的程度了,經常能吸引老師目光。紅色的雙肩書包垂到我的屁股后面,里面塞滿了按摩棒、跳蛋和手銬之類的東西。

  在短裙下面,我穿上了一雙白色連褲襪,幾滴淫液已經潤濕了胯下的部分,半透明的絲襪下隱約能看到細細的小縫。我的腳上穿著一雙小皮鞋,黑色圓頭矮跟,非??砂難?。

  咚咚咚!

  我敲響了籃球館的大門。在吱呀一聲后,大門打開一道縫,一個黑人探頭探腦的向外看過來。

  「您好,我是來幫忙送東西的?!刮伊成隙崖嫻男θ?,歪著頭對他說。
  「啊??!是你啊,沒想到是這么小的妹妹?!購諶爍廈Π衙糯蚩?,讓我進去。
  剛一進入籃球館,我就看到那些客人。八個人里面有三個是白人,剩下的全是黑人。他們每個身高都有兩米以上,肌肉粗壯,最強壯的一個胳膊能比上我的腰了。

  我感到下體有點溫熱濕潤,一想到要被這些人輪奸,我就既興奮又恐懼。
  「喔哦,沒想到真有這么漂亮的小女孩?!掛桓瞿腥慫?,「眼睛圓圓的,簡直像是漫畫里面的人物?!?br>
  「謝謝您的夸獎?!刮宜腫プ攀榘?,彎腰低頭,馬尾辮調皮的甩到了細頸旁邊,「我是小祈,OO小學四年級學生,今年9歲了。我就是今天的貨物,租期24小時。請大家多多照顧,不要留下無法修復的損傷喲?!?br>
  「沒問題,沒問題,今天肯定照顧好你?!掛桓雎郴敵Φ暮諶嘶賾Φ?。
  我被引到籃球場中心,四臺攝像機架設在旁邊?;褂幸桓鋈四米攀殖稚閬窕?。
  我把裙子稍稍撩起,從他們的視角來看,應該是剛剛好能看到一點大腿跟的程度,說:「那么大哥哥們,你們是想要直接享用我呢?還是讓我先自慰給你們看呢?」

  我敢保證臉上的表情一定是非常誘人的,把幼女的純真和妓女的淫蕩結合起來,可以輕易讓這些男人變成野獸。

  「或者,在我書包里也有一些玩具,你們可以用來先玩一玩我~」我繼續用勾人的語氣補充道。

  可是男人們的表情卻不太對勁,他們互相對視了一下,好像藏著笑意。
  「既然準備好了,我們直接進入正題就可以了?!掛桓齦吒靄茲慫檔?,他的年齡看起來比較大,也許是教練吧,「玩具的話,待會兒還有的玩?!?br>
  他身后,幾個猴急的男人已經脫掉了衣服。這幫人不但身材高大,那個東西的尺寸也是驚人。

  啊啊~被這些人干的話,我肯定要被玩壞啦。

  我看到有人想要套上安全套。

  「小祈還沒有來月經,不會有懷孕的危險。馬克也讓大家檢查過身體了吧?」
  我的手指沿著衣縫滑落到裙子里,說,「所以大家可以盡情的在小祈的子宮里內射,不用擔心安全問題喲~」

  這些男人大概事先商量好了,按照順序,脫掉衣服,一個個來到我的身邊。
  我蹲下身子,用嘴巴和雙手幫助這些人勃起,為他們侵犯自己做好準備。因為身高實在差太多,我用力仰起腦袋伸直脖子才能含到他們的陰莖。不過我知道,這種姿勢可以讓自己顯得更加弱小,從而刺激男人們的野性獸欲。攝像機正對著裙下風光,愛液浸濕的胯下白絲一覽無余。

  在所有陽具都被口水沾濕后,這些青筋勃發,高高挺起,指向我臉蛋的怪物讓我倍感驚喜,幾乎每一根都和我的手腕差不多粗細,一定能把我干到死去活來。
  我的眼睛變得濕潤,臉上應該也泛起了紅暈。男人們肯定能看出我在退縮和淫欲之間的搖擺。

  一個男人像是給小孩子把尿一樣,兜著雙腿從背后把我抱起來。幾只大手插進我的衣服里面胡亂撫摸著。

  「呀??!嗯嗯嗯——」短促的驚叫之后,我開始享受男人們的觸摸。

  「哦哦哦,幼女的皮膚,果然像是奶油一樣潤滑,手感太棒了?!掛桓齪諶稅鹽業囊路蟶狹悶鵠?,粗糙的手指撫摸過我的纖腰,「輕柔的彈性充滿手掌,真是無比享受?!?br>
  另一個傢伙托起我的膝蓋,用口水沾濕了絲襪:「祈的大腿好細啊,總覺得要小心翼翼的,太過粗魯說不定會折斷呢?!?br>
  還有人握住我的鞋子,把玩著我的腳腕:「9歲幼女穿著白絲和小皮鞋,光是看著就能讓我硬起來?!?br>
  「嗯嗯嗯——」他們的輕撫讓我有點癢癢,又有點興奮,「我的校服……可以隨便撕掉……」

               嘣嘣嘣——

  我的話音剛落,就有人把我的襯衣扯開。只有最上面的扣子還好好擋住我的喉嚨,紅色的領帶留在胸口中心,剛剛解開一半的校服讓男人們更有欺負小學生的感覺。

  我胸前的乳暈還未擴散開來。未成熟的小小凸起暴露在外面,慢慢膨脹起來。
  「這個粉嫩的顏色好可愛?!沽礁種訃兇∥業娜橥?,開始反復揉捏,「胸脯還沒有曲線啊,不過這才是小孩子該有的樣子嘛?!?br>
  「嗯啊啊啊——下面,不要這樣舔啊——」

  我的胯下突然一涼,原來有個人隔著褲襪開始品嘗我的小穴了。沾上口水的絲襪被舌頭頂進我的陰道。

  「呼呼——四年級小學生的淫穴,就連愛液都是酸甜的?!拐飧鋈擻蒙嗤方ノ業氖焙?,還不忘停下來評價幾句。

  「小學女生的光滑腋窩也很棒啊,清淡的汗液味剛剛好?!刮胰砩舷露枷萑肓四腥嗣塹納胖?,他們沒放過任何一處。

  拿著攝像機的那個傢伙從各個角度拍攝下我的淫姿,一想到有可能被無數人看到,我就更加努力的展示自己淫亂的一面。

  我的欲火被這些人挑撥起來,眼神迷離,輕咬著嘴角,嬌喘著扭動身體。
  「嗯嗯嗯——來干我嘛~給我那個東西,嗯嗯嗯——」

  「祈是想要什么呢,不說清楚可不行啊?!鼓腥嗣怯糜镅緣饗肺?。

  「想要——嗯嗯嗯——想要雞巴,小祈想要哥哥們的大雞巴,嗯嗯嗯——」
  我怎么可能忍得住,立刻高聲回應他們。

               嘶嘶嘶——

  絲襪的胯下部分被男人們一把撕開,暴露出粉嫩柔軟的肉饅。我如愿以償的得到了男人的陽具。

  「呀啊啊——好大~好漲——啊啊啊——」

  我尖叫著挺腰迎接黑粗肉棒,快樂的眼淚順著臉頰流下。

  「不愧是幼女的小穴,和那些糙皮婆娘完全不是一個等級?!共褰乙醯賴暮諶舜糯制?,「收的好緊,還在一下下的抽搐,像是要把我吸出來一樣?!?br>  「嗯嗯嗯——大哥哥的雞巴~太厲害了,啊啊啊——」

  我現在說是能夠適應了,其實只是學會忍耐而已,對於狹窄的陰道來說,過大的陽具始終都會造成脹痛。

  「呀啊啊——小祈的淫穴要被捅壞了啊啊啊——」

  「咿呀啊啊——后面不要,啊啊啊——」

  在我的尖叫聲中,后庭也塞入了一根肉棒,同前面那根一樣粗壯堅硬,讓我瘋狂。清理直腸的工作早就做好了,我的屁股從一開始就處於可以使用的狀態。
  「這個屁穴實在是頂級,又緊又熱還能感覺到內壁的柔軟,根本就是為了被男人插而生的嘛?!貢ё盼業哪腥慫?,「放松點,小婊子。你夾得這么緊,我都插不動了?!?br>
  「啊啊啊——是,是,不是,求求你,一個一個干我好不好,呀啊啊——」
  我盡量讓肛門放松,迎來的卻是得寸進尺的肉棒。

  「啊啊啊——前后一起干,會讓小祈壞掉的,不要一起來啊啊啊——」
  這是實話也是技巧,兩穴齊插的滋味我早就體驗過,那是讓我瘋狂的快感。
  不過我這樣說,男人們一定不會聽,他們只會更加粗魯的蹂躪我,將我送入無盡高潮中。

  「咿!為什么……為什么停下來了,繼續干我??!」兩根插入我體內的肉棒全都靜止不動,讓我忍不住自己扭起腰。

  「因為你說不要的啊?!拐諳硎芪抑背Φ哪腥慫檔?,「如果要的話,就說出來啊?!?br>
  這當然也是固定的淫玩游戲,我只需要把心中的真話說出來就好了。

  「我要!我要!小祈的未成年子宮和直腸都想要精液!」

  高漲的淫欲讓我大聲喊出下賤的話語。作為回應,兩臺恐怖的人肉馬達開始工作了。

  「呀啊啊啊——好強??!速度太快啦!要死了要死了!啊啊啊啊——」
  這些男人是不是好幾年沒碰過女人了?他們抽插的又深又快,肉棒在我體內橫沖直撞,頂的子宮口和直腸內壁生疼。但是快感也真是猛烈,就像云霄飛車一樣把我拋向天國。

  我的下體被榨出一股一股的愛液和腸液,濺到拍攝特寫的鏡頭上面。

  「呀啊啊——兩根肉棒~在體內摩擦~好熱啊啊啊——」

  我把頭搖的像撥浪鼓一樣。左右搖擺的馬尾被身后的男人抓住,沉浸在快感中的小臉被迫仰望著男人。

  我的雙手當然也沒閑著,另外有兩個人正在把我的手掌當作飛機杯使用,他們的陽具粗大到沒法一把握住。即便是腦袋里充滿了狂亂的信息,我的手指還是像有自己的靈魂一樣,輕點撫弄,給予這些肉棒送去絕佳的刺激。

  一個黑人把我的右腳從皮鞋中解放出來,含在自己的嘴巴里。隔著絲襪,每一顆腳趾都像是美味的糖豆一樣被他認真舔過。但他比左邊那位要好多了,那個白人直接用陽具摩擦我的鞋面,臉上露出變態的笑容。

  我在用身體同時服侍六個男人!但這個記錄很快就被打破了。

  那個教練拍了拍正在用力干我小穴的男人,示意他躺下。經過幾十秒的姿勢調整后,我變成騎著男人挺起屁股的姿勢。

  不出意料,進攻我肛門的男人更加興奮了,他用力扣住我的腰,猛烈的抽插著。我的腰肢足夠柔軟,在騎跨的姿勢下會畫出一道極美的反弓曲線,書包下露出脊柱溝和腰窩,似有似無的大人魅力和小學生的物品產生極致反差。更能激活男人獸欲的是,我的屁股也會挺起,雖然兩側的脂肪還沒發育完全,但是已經稱得上圓潤了。

  「嗚咕咕咕——」

  教練把肉棒插進我的嘴巴,簡直要頂到我的胃里。劇烈的嘔吐欲望讓我的嗓子上下蠕動,不斷按摩著食道里的異物。我敢打賭,纖細的喉嚨絕對被頂起了一大截。幸好我早就鍛煉出高超的口交技巧,否則會被這個傢伙干到窒息也說不定。
  「這個頭發好滑啊,用來打飛機的感覺真是棒!」另一個聲音從我的背后傳來。我能感到馬尾被一下下揪著。毫無疑問正纏在攝像男的陽具上。

  這可以算是9P了吧,就連我都沒想到自己能做到。八只粗大的雞巴同時侵犯一個幼女,這是多么殘酷又淫靡的畫面,只可惜攝像機很難拍到合適的角度。
  「祈真是太厲害了,簡直是最棒的小學生肉便器?!?br>
  沒錯,我就是肉便器,被人隨意使用侮辱,不需要人格的工具。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我只能用悲鳴來回應男人,表達我心中的喜悅。

  白人和黑人在我的身上發泄著獸欲,使用我三個淫穴的男人首先交了槍,把精液灌進我的體內。然后他們輪流換班,換下的男人用我身體其他部分重振雄風,或者用攝像機捕捉我的淫亂姿態。

  第一次被內射,我高潮了。

  第二次被內射,我已經高潮了三次。

  第三次被內射,我高潮了至少七次。

  尚未成熟的肉體被迫品嘗大人的快樂,在讓人發狂的奸虐下變得越來越敏感。
  直到徹底臣服於性愛的愉悅,無法從峰頂掉下。

  「咕嗚——咕嗚——咕嗚——」

  我一下下抽搐痙攣著,高潮讓我不斷在昏迷和驚醒間徘徊??謁崴纜慫?,頭發上沾滿了精液,細密的汗水佈滿全身,下體結合的地方不斷涌出混雜的濁液。

  「讓……讓我休息一下好不好~」我全身癱軟,高潮已經變成對我的折磨了。
  雖然每個人都至少在我體內射精了三次,男人們的肉棒還是高高挺起,他們甚至吃下藥片,讓陽具變得更加龐大兇猛。

  「咿呀啊啊啊啊啊——我死了我死了——啊啊啊啊——」

  我在淒慘的哀嚎聲中再次淪入高潮地獄。

  我的意識被不斷撕扯,變得支離破碎。好不容易從可怕的噩夢中清醒時,時間已經到了晚上。

  冰涼的冷水把我激醒,我發現自己躺在一大攤污穢中。男人們用水管沖洗我的身體,然后把一角披薩扔到地上。濕答答的襯衫黏在我的身上,領帶、鞋子和書包已經不見了,褲襪上面撕開了好幾個口子。

  「給,祈,吃點東西,晚上還需要體力呢?!褂腥碩暈宜?。

  我的腦袋還沒徹底清醒,本能的搖了搖頭,表示自己吃不下。

  一個男人走到的面前,用肉棒甩了甩我的臉蛋。即便已經被玩到精神恍惚,我還是張開嘴,想要把男人的陽具吸硬??墑俏掖砹?。

  「咕嗚!嗚嗚嗚——」

  一股暖流沖擊著我的食道,腥臭味讓我感到一陣反胃。原來他不是要做愛,而是把我當成了一個真正的便器,在我的嘴巴里小便。我用力向后想要躲避,可是馬尾辮卻落入男人的手中,揪的我頭皮生疼。

  「嗚哇!」

  男人抽出肉棒后,我趴在地上大口嘔吐起來。胃液、精液和尿液混合成黃白相見的混合液體,從我的嘴巴和鼻子中涌出。

  「咳咳咳!」

  我被劇烈的反胃嗆到,咳嗽起來。

  剛剛還在我身體里小便的男人幫我拍了拍背,好像一點都沒意識到自己做的事情有多么無情,用輕浮的語氣說:「哎呀,祈,喝尿這方面你還需要鍛煉啊?!?br>  男人們吃過晚飯后,我繼續享受被奸的待遇。隨時隨地都有幾個人奸淫著我,剩下的人卻像是開派對一樣,在一旁玩樂,飲酒,甚至是打起了籃球賽。

  他們以鍛煉我的喝尿能力為名,發明了一個可怕的游戲——每個人輪流在我的喉嚨里面小便,然后捂住我的嘴巴,擠壓我的腹部,看我能把尿液從鼻子里噴射出去多遠。

  這些瘋狂的傢伙根本就是把我當作一個消遣的玩具來使用。

  哥哥,這是我做援交以來最淒慘的一個白天。但是如果有的選的話,我會希望晚上仍舊如同白天一樣。

  咚咚咚的敲門聲后,最后一位顧客來了。

  推門進來的人竟然是個熟人。詹姆斯,就是那個威脅過哥哥你的死胖子。原來是他告訴隊友我能接客,才有的這次輪奸援交。

  「詹……詹姆斯,你怎么來啦?!刮矣媚芟氳降淖釹錄撓鍥仕?,這個傢伙如果也要玩我的話,一個人就能讓我升天。更何況他還有那些奇怪的癖好,讓我又痛又快樂。

  「當然是陪你玩游戲啦,小可愛?!拐材匪顧鬧芑肥右幌?,問道,「怎么樣,兄弟們,祈的服務夠不夠爽?」

  「棒極了,詹姆斯?!菇塘紡Q哪腥慫?,「霍克他們嫌棄小女孩太嫩,沒來參加,這下可虧大了。明天一定要告訴他們錯過了多美妙的玩具?!?br>
  「很好,很好?!拐材匪勾炅舜曄?,「接下來,該輪到我主導游戲了。小可愛,開不開心,又到了被拘束的時間啦?!?br>
  我想起盧克斯的話,這些男人是要玩SM的,從一開始我就被告知了這個必將來到的命運。

  兩個黑人搬過來一個箱子,放在地上。箱蓋打開后,我看到了令人恐懼的眾多性虐工具。我終於明白,我書包里的那些玩具只不過是小兒科而已,難怪他們會不屑一顧。

  「不,不要啊。求求你了,詹姆斯,我今天實在高潮太多次了?!刮冶幌諾每奩鵠?,拼命向罪魁禍首求饒。

  「高潮過后的美人在激痛中無力掙扎,這不是更好嗎?」詹姆斯和男人們都狂笑起來。

  兩個男人把我架起來。我雙腿亂蹬,可是他們根本不當回事,用鐵煉和手銬把我的雙手吊在籃球框下面?;位蔚吹吹難尤夢液芎ε?,手腕也感到陣陣酸痛,我只能用腳尖勉強點到地上,穩住自己的身體。

  用清水沖洗過我的身體后,一個男人給我戴上眼罩,這次我感到的不只是孤獨感,更是充滿了對於未知的恐懼感。

  容貌和身材俱佳的小學四年級女生被鎖鏈吊起來,潮紅的臉上蒙著黑色眼罩,身上只穿著敞開的校服上衣和破損的白色褲襪。眼淚順著臉頰流下,水珠從發絲滴落。小穴和肛門中的精液汩汩流出,為絲襪染上一條條白濁小溪。這個場景應該相當淒美可憐吧,但誘惑帶來的只能是殘酷虐待。

  救救我,盧克斯。我在心中絕望的祈禱,但是這不可能得到回應,我們約好要到第二天早上才見面的。

  「嗯嗯嗯——」

  跳蛋一左一右的夾住了我的陰蒂,用膠帶粘住。兩個乳頭也被如法炮制。我過於敏感的身體立刻就淪入快感之中。

  「呀??!好涼!」

  我的菊花被什么東西頂開,一股冰冷的液體注射進來。
評論加載中..